别撕我,没结果。

【皇权富贵】花吐症

花吐症


范丞丞X黄明昊 无差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

花吐症AU

花时花开土味搞呕文汇总


薰衣草:等待爱情

桐花:初恋


1


范丞丞最近不正常。

黄明昊如是想到。


他们俩都是半大不小的少年,一起在公司训练了一年多,平日关系就好共同话题也多,互相打打闹闹简直就是日常任务,可是最近范丞丞一反常态,根本不理人,特别是不理他黄明昊。上课训练还好,反正平时范丞丞也不爱说话,可是回宿舍以后竟然还是那个鬼样子,缩在角落里发呆,问他十句回答你一句还只有两个字。节目组那粗制滥造的高低床他俩也本是同一边头挨着头睡的,哪晓得一天范丞丞竟然抱着枕头换了方向,更过分的是今天黄明昊自己主动凑过去逗他玩竟然还被范丞丞一把推开了,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他。


太不正常了。

黄明昊咬牙切齿。





“丞丞最近不正常。”朱正廷忧心忡忡地对弟弟们说道。

彼时他们六个凑在一个空旷的练习室里,朱仙子话音刚落黄明昊就马上跳了起来。


“我就知道不止我一个发现了!”黄明昊皱着一张小脸简直心急如焚,“丞丞他今天到现在只说了八个字,其中有一半还是对着食堂大妈讲的。”


您算得倒是挺清楚的,大家心里腹诽道。

“丞丞他最近不是感冒了吗,咳嗽挺厉害的,每天还戴着口罩,不说话挺正常的。”黄新淳道。


“可我没见他吃药啊,他也没去医务室。”黄明昊一脸忧愁,忙不迭地从包里掏出手机,指着那块小小的荧光屏痛心疾首,“你们看,他今天菜都不收了。”


这消息吓得剩下的五个人面面相觑,心里都滚过一行黑体加粗大字。

范丞丞最近真不正常。




范丞丞一个人窝在宿舍里,日光灯冷淡的照在窗户上,像一面暧昧不清的镜子,映照出范丞丞没有表情的脸庞和手中紧紧攥着的那束薰衣草。


范丞丞莫名其妙的得了花吐症。

这三天里自己借病几乎不说话,随时戴着口罩,不和团队一起行动,生怕被察觉出来一星半点。可是这个症状政治肉眼可见的加剧。



“这个病,真是讨人厌啊。”他小声嘟囔道。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不和自己暗恋的人接吻,就会死啊。范丞丞努力回想着那天偷偷借用手机查到的资料。


暗恋的人啊,他的眼睛沉了沉,为什么会喜欢别人呢,这让他有点无奈,但没办法吧,这个人这么可爱,他心想。

这又引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而恰在这时,朱正廷他们推门而入。


他们眼下这个场景是范丞丞整个人几乎都伏在桌子前,脸上的表情痛苦万分,咳到整个人都在不停地颤抖,眼角也泛起了生理性的泪水,脸色也比起平日更加苍白了几分,完全呈现出一副病态的样子。


说没吓到是骗人的,结合从小的韩剧教育,几个人登时手脚冰凉了起来。


黄明昊一个健步冲了过去,到了范丞丞身边却又开始手足无措,急出自己这个年龄的本来该有的幼稚模样,围着范丞丞转了几圈也不知道该说啥,最后咬咬牙,直接抓着范丞丞的胳膊就想把他给拽起来,“我今天不管了,范丞丞你今天必须去给我看医生,病成这样了还不吃药——”


范丞丞没想到他突然来拉自己这一招,浑身也使不出半点力气,只能抗拒地往后倒,刚想回他点什么,一直紧绷着神经一松,有什么东西便直接从自己嘴里冲了出来。

他赶忙伸手抓住,落在他手心的又是一束紫色的薰衣草。


全场寂静。


“卧槽丞丞这是你学的魔术吗我觉得有点酷耶。”小仓鼠露出了星星眼打破了僵局。“不过女孩子会喜欢你把嘴里的花送给她吗?”


……

OK, Fine. 范丞丞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2.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得了花吐症?”朱正廷感觉自己有点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而且唯一治疗方案是和你喜欢的人接吻?”


范丞丞郑重地点了点头。


“那你如果没法和你喜欢的人接吻会怎么样?”


范丞丞又郑重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啥大碍,他不是不想开口说话,只是他怕他一开口说话,直接给在场的观众们来一场盛大的天女散花。而且,这个病症的结局实在太过于残酷,自己没把握住自己的命运之前,没必要在给这些兄弟们担惊受怕。


范丞丞没有看见黄明昊在他身边打探他的眼神,像是有灯盏在他的眼里,明明暗暗。


朱仙子一下就着了急,绕着小小的宿舍走了几圈,才开口道“丞丞,你告诉哥,你喜欢谁,哥帮你把他给揪到你面前。”


范丞丞还是摇头。


“这个对象我们认识吗?”朱仙子绝不认输。

点头。


“工作人员?”

摇头。


“练习生?”

点头。


“好看吗?”

点头。


“眼睛大吗?”

点头。


“比你矮吗?”

点头。


“A班的?B班的?C班的?D班的?F班的?”

“正正哥你把全部班级都念出来了这有啥用啊?”小仓鼠抗议道。


朱正廷皱着眉头紧紧思索着,练习生的名单仿佛走马灯一样在他脑海里一样播放着,他越思索越严肃,眉头皱的越来越紧,最后突然亮光一闪。

“卧槽丞丞你是不是喜欢上蔡徐坤了啊——!”


“啥????咳咳咳咳咳——”范丞丞被朱正廷跳脱的思维给吓得不轻,直冲着朱正廷咳了起来。


这回落在范丞丞手上的,是一朵粉色康乃馨。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把我当妈。

朱正廷神色十分复杂,又想伸手去拿那朵“属于”他的康乃馨。


“别碰。”范丞丞赶紧收回手,“你碰了这花就传染了。”

竟然被大家都知道了秘密,他也不再隐藏,站起身从自己床边摸出一个小盒子,再小心翼翼地把那朵康乃馨放了进去。


今晚异常沉默的黄明昊晃着身子瞟了几眼,那个盒子里已经铺满了整整半盒的薰衣草。

真没看出来用情这么深。黄明昊心里不爽地腹诽着。


范丞丞挥一挥手,“没事的,过几天就会好的,那个人啊,他不会喜欢我的。”

明明是很悲伤的语句,他反而还露出盈盈的笑意,似乎在讲,他不喜欢我,真好。


怎么会好呢。黄明昊酸溜溜的想。



3.

确实没有好,没过几天大家都明显发现范丞丞的病情加重了,上课跳舞跳着跳着就突然脱力摔倒,基本没有进食,对谁都不理,外人不知道地还咬耳朵说高冷,而几个知道内情的哥们却急的上蹿下跳。


黄明昊终于找到了借口弄到了节目组手机,当他百度了花吐症以后,他才真正的懵了。原来这个病症根本不像范丞丞所说的那样轻描淡写过几天就会痊愈,而是那些看似无害的花会慢慢堵塞你的喉咙你的胃你的心脏最后窒息而死。


黄明昊急的眼睛都红了。


他一路没有停下来,狂奔回了宿舍。打开宿舍门的时候范丞丞依然像往常一样伏在宿舍的桌子上,脸色更加苍白,嘴角还落着几片花瓣。

“范丞丞!”黄明昊可没有心思欣赏着美人与花的景象。


范丞丞被他吵醒抬起头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不知道自己是做错了什么还是发生了什么。而黄明昊兴许是太着急,眼睛里里外外都红了一圈。

“你到底喜欢谁?”他吸了吸鼻子,眼睛里波光粼粼的,“你喜欢谁啊你告诉我啊,马上就去我去找他,你告诉我啊……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想让你死……”


黄明昊眼泪就这样簌簌地掉了下来。


范丞丞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似乎是想安慰黄明昊,可在他刚刚触摸到黄明昊的手臂时,胃部一阵巨大的灼烧感刺激着他所有的感官,心脏加速了起来,眼前仿佛变成黑白的默片,脸上的表情痛苦万分,俯下身子似乎要把整个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他似乎很想压抑住自己,然而源源不断的紫色花瓣还是从口中落下。


一地的薰衣草。


黄明昊彻底慌了。


范丞丞后退了一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最后也没说出话来,指着卫生间示意他要去整理一下自己。


黄明昊跌坐在地板上,听着卫生间传来的阵阵水声夹杂着些许的呕吐声,只觉得自己浑身冰冷。


是谁啊,是谁可以得到他这么这么多的爱。黄明昊一言不发地坐在地板上,视线停在满地的紫色花瓣上。


黄明昊握紧双拳,感觉自己的眼泪在止不住的下落。

好嫉妒那个人。


嫉妒那个被范丞丞深深喜欢的还藏在心底的人。


他其实是一个很有私心的人,虽然多年的异国打拼让他学会了分享,分享零食,分享表演,分享歌曲。可他第一次如此地希望自己回到更小的时候,自私也理直气壮的年纪。


想要抓紧的,是范丞丞。

不想找到范丞丞喜欢的人,更确切的说,是害怕找到。

想要看到他呼唤他,想要看他哭泣然后逗他笑。

不想要一个陌生人来抢走人,但,更不想让范丞丞死。


想要拥有,或者被拥有。


黄明昊的眼神穿过眼前的薰衣草,空气太粘稠,连通着他的灵魂都想抽离。


啊,薰衣草。

黄明昊突然想到什么,伸手拿起面前的一束花朵。




黄明昊慢慢推开卫生间的门,范丞丞消瘦而苍白的脸颊被湿滴滴的乱发给遮住,双手撑在洗手台前,指节显出一种渗人的青白色彩。


“范丞丞。”黄明昊小声地叫他。

他没有回头。


“范丞丞。”大声了一点,向前了一点。

他没有回头。


“范丞丞。”黄明昊伸手从背后抱住了范丞丞。

范丞丞遏制不住自己一般,从黄明昊接触到他那一瞬间,浑身都开始发颤。


“范丞丞,你是不是喜欢我。”

不是问句。


范丞丞转过身子正对着黄明昊,看着黄明昊似琥珀一样眼睛,他想开口解释什么,黄明昊就直接把手凑在他的面前摊开了手心。


“薰衣草,是给我的吧。”

鬼使神差的点头。


黄明昊露出了笑颜,在卫生间橘色的灯光下,像是只毛茸茸的小动物,“爱情,不是只靠等待的,丞丞。”

黄明昊紧接着咳嗽了几声,一朵桐花落在了地上和范丞丞惊慌的眼神中。


“范丞丞,我告诉你,我被你传染了,现在只有我喜欢的人亲我才能治好我。”



“所以你可以亲我了。”



范丞丞一直在想,是自己太爱黄明昊了,太爱了所以才选择在原地打转,所以没有勇气打破现在刚好的平衡,所以选择了做胆小鬼,害怕自己坦白之后,自己的生死就都压在黄明昊身上。那些太沉重了,黄明昊不适合这些。


但黄明昊喜欢他。橘色的灯光倾斜而下,黄明昊弯着嘴角看着他。

水声掩盖着心跳,范丞丞直起身来,探头吻了吻黄明昊的嘴角,触到一片温热。手臂不动声色地渐渐收紧。





世界上所有的花在这一瞬间都消失了,只剩下他怀里的这一朵。

一生一世,永远开在心上的花。





4.

“坤啊,求求你了,就当救救孩子求你了。”朱正廷一只手拽着蔡徐坤一只手猛然推开了房门。



………………………………



蔡徐坤:你就让我看这个?????





你们乐华真有趣,呵呵。


END.


坤廷后续

评论 ( 227 )
热度 ( 8300 )

© 花时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