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回来的。

【乾坤正道】孩子们都很好

孩子们都很好


蔡徐坤X朱正廷 无差

轻微皇权富贵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

花吐症AU,前篇皇权富贵戳这里:前篇,不看也没关系。吧。


上篇突然爆炸我真的很惶恐,承蒙大家喜欢,虽然我觉得我写的是都市伤感小学鸡恋爱啊??大家都在哈哈哈哈哈,我很悲伤厚【。】

然后其实写东西梗很少且无趣,文笔不够好,今后要让大家失望了dbq

写这篇是因为评论有妹子让我写,一个小时不到快打出来感觉根本没法看,想了想还是发出来了,早日认清我也是好的哈哈哈哈哈

花时花开土味搞呕文汇总

谢谢大家啦






0

范丞丞和黄明昊竟然公然在宿舍里接吻。


朱正廷赶紧一个反手拉上了门,连拽着蔡徐坤后退了好几步。转过身子又对上了蔡徐坤玩味的眼神,恨不得立马摆出一副尔康手来挽回一下乐华在别人心中的形象,“这事我可以解释——咳——”


什么东西从喉咙里飞了出来。

蔡徐坤愣愣地看着朱正廷吐出的几片艳丽的黄色花瓣飘飘然地在空中打了几个圈,然后落在了地上。一时语塞。

他俩就这样在走廊里盯着那几片花瓣陷入了死寂。



“其实这是一个魔术,你信吗?”



乐华,深不可测。

蔡徐坤肃然起敬。





1.

都TM赖范丞丞。都TM赖黄明昊。


朱正廷气呼呼的一把推开宿舍门,那俩跟个小学生谈恋爱一样坐在他的床边上傻兮兮地你对着我笑一下我对着你笑一下,直接无视掉他这样一个大活人。


靠怎么看着就来气。

佛系仙子今天心情欠佳。


“你俩没事了?”朱正廷问。

“我俩能有啥事,不就谈个恋爱嘛。”黄明昊你的嘴角都要裂到太阳穴了,你知道你现在的表情有多丑陋吗黄明昊。


朱正廷站着寻思了一阵,开口道,“既然你俩在一起了,哥也寻思着给你们一个礼物,丞丞你手伸出来。”


一朵清香四溢的百合花。

“哥哥祝你们百年好合。”朱正廷眉眼弯弯,笑的甜美可人。“这几天哥加点油,争取给你们凑个99朵,长长久久。”



………………


“哥这从哪儿来的?”



“我吐出来的啊。”





2.

朱正廷觉得他面临着他人生最大的一个挑战。他得了花吐症,如果不能和喜欢的人接吻,他在一个月内就可能窒息而死。

那么挑战来了。


可我他妈到底喜欢谁啊????

佛系队长朱仙子一脸欲哭无泪。


朱正廷训练休息时间一个人缩在角落,咬着嘴唇百思不得其解。朱正廷这些年来在乐华都是和一群半大不小的弟弟混在一起,尤其是当了小队长后,几乎就是成了一个苦口婆心的保姆,要不为啥范丞丞还送他康乃馨呢。也是因为这些不省心的弟弟们,他也极少的能够注意到自己个人的感情世界,突然来这一出,真是猝不及防。


“哎,正廷哥,你干嘛假装是自己是一只篮球哦?”


朱正廷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叫自己的名字,用手臂支撑着地板微微直起身来。

白炽灯把蔡徐坤浅色头发映照的毛绒绒的,配合粉色的卫衣,整个人都无害了起来,他走到朱正廷他身边坐下,“哥你饿了吗?怎么都不说话哦。”


朱正廷摇了摇头,腹诽道不是我不说话,是我不敢说话。


蔡徐坤见朱正廷不说话,把半张脸都塞进自己的手臂,只露出一双揉着光的眼睛,一副我有心事的样子,他从裤兜里掏了一下,竟然摸出了一颗糖,直接塞在朱正廷的手里,“先吃点糖吧,我偷偷藏的,没人知道。”


靠。

朱正廷感觉全身感观神经都被另一个身体所带来的热源给吸引,再扩大,胃部沉甸甸的,他赶紧捂着嘴,按捺不住的轻咳了几声,又佯装没事的侧过头冲着蔡徐坤笑到,“没事,就是最近感冒了,你最好也太靠近我,别传染了。”


蔡徐坤听出朱正廷的画外音,皱着眉头点了点头,接着不知道是谁吆喝着他们过去训练,朱正廷立马起身,他看了蔡徐坤一眼,按捺住自己天女散花的生理冲动,慢慢地走向练习室的另一侧。


蔡徐坤觉得可能是自己眼睛花了,怎么觉得朱正廷的嘴角粘着花瓣呢。

朱正廷也觉得可能是自己眼睛花了,他的手心里除了刚刚咳出来的几片橘黄色艳丽的花瓣,怎么还有几颗瓜子呢?





3.

“这事严重了啊。”黄明昊一脸严肃,“哥你咋连你喜欢谁都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比你还迟钝的吗?”


“道理我都懂,但黄明昊你能别磕瓜子了吗?”朱正廷扶额。


“这瓜子还真挺好吃哥你能吐点焦糖味的吗。”黄明昊扬起充满期待的小脸。


……


范丞丞在队长打孩子之前赶紧力挽狂澜,提出建议,“这样的话哥你要不把所有练习生都亲一轮?”


……


朱正廷还是决定打孩子。


黄明昊和范丞丞被朱正廷追的上蹿下跳,黄明昊一边跑一边喊,“哥这是最合理的建议了啊你又不知道你喜欢谁我们能怎么办啊——”

“哥你老说我喜欢蔡徐坤要不先从蔡徐坤开始吧?”范丞丞附议。




吱——

刚刚推开门的蔡徐坤提着一塑料袋目瞪口呆。

“范丞丞,喜欢,我?”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乐华所有成员集体尔康手,这事儿我们真可以解释。





4.

“所以就是,正廷哥被传染了花吐症?他们在帮你找你喜欢的人?”蔡徐坤皱着眉头总结到。

“对对对,丞丞就开个玩笑,他和明昊好着呢你别误会啊。”朱正廷忙不迭地点头。



“那我有个问题。”蔡徐坤捏着下巴琢磨了半晌,表情十分正经,“正廷哥你吐的瓜子会不会有点太多了?”


嗯?

朱正廷一晃神才发现自己身边的地板上竟然多出不少的橘黄色花瓣和粒粒饱满的瓜子,还伴随着黄明昊小声的欢呼。


这是要吐出一个向日葵的节奏。

朱正廷有点自暴自弃的想。这病还真人性化,要是一下吐出一个比自己脸还大的东西,那也太吓人了。


欢天喜地嗑着瓜子的温州少年黄明昊突然觉得这事不简单。

“卧槽正廷哥你的向日葵原来是吐给蔡徐坤的你这个叛——”黄明昊被范丞丞捂着嘴飞快地拉出了训练室。



朱正廷被黄明昊这一嗓子吼了个明白,挺直了腰杆动也不敢动。而蔡徐坤低着头随手拨弄着眼前的花瓣,心不在焉的样子,而红红的耳廓也暴露了他并不是表现的那样云淡风轻。


两个人的练习室太过安静了,这样气氛让两个都心猿意马,朱正廷捏着手中的向日葵花瓣,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极限,手心都出了微微的汗,最后心一横干脆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开了口。

“蔡徐坤,帮我个忙吧。”

“今天不用救孩子。”

“来救救我吧。”




蔡徐坤不说话,盯着朱正廷看了一阵,悠悠地吐出了一朵红色玫瑰,塞在朱正廷的手里。


“彼此彼此。”

蔡徐坤轻笑着说。


END.


评论 ( 273 )
热度 ( 8929 )

© 花时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