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回来的。

【皇权富贵】智齿

范丞丞X黄明昊无差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

情人节怎么可以不给我的小学鸡产粮!!!!!麻麻不答应!!!!不太甜没啥意思的小甜饼,依然老毛病结尾很仓促,最近脑子都是一团浆糊都不知道该写些啥,但是情人节不产粮我对不起我的小学鸡啊再烂我也要产出!【闭嘴】

其实我是在熬夜等欧冠【不】

花时花开土味搞呕文汇总

谢谢大家



智齿

 


 

 

 

黄明昊最近牙有点疼。

 

最开始他以为只是单纯的牙痛,可当舌头舔到最内侧后槽牙时,竟然舔到了一点尖尖的碎骨头。这块小小的碎骨头不甘示弱的在他的口腔里开疆扩土,越不搭理他,他就越是找存在感,最后黄明昊半张脸几乎都肿了起来。

 

朱正廷看他弟弟坐在训练室的角落里捂着半张脸疼的龇牙咧嘴的,不禁的提着步子就走上去,眼神忧心忡忡的,“明昊啊,你是不是长智齿了?”

 

黄明昊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尖尖的小玩意从来都不是什么碎骨头,而是一个新生的智齿。

 

 

 

回到宿舍后朱正廷就和黄新淳范丞丞他们讲了,黄新淳一脸八卦地说长智齿就是初恋的年纪的到了,黄明昊捂着脸一脚踢了过去,一回头就看见范丞丞站在他背后一脸的高深莫测。

 

他有些故意的闹了一下黄新淳,趁着打闹计算好的后退了几步,直接撞进了身后范丞丞的怀里。一回头又是满脸的可怜,像只落水的小奶狗一般,鼓着嘴巴看着范丞丞。

 

“丞丞,我疼。”

 

范丞丞皱着眉头抚上了黄明昊的脸颊,又不敢用力,只能请轻轻的揉揉,一边揉一边轻声询问他,“真的很疼吗?要不要去拔牙啊?”

 

黄明昊一瞬间想起刺鼻的消毒水味和嗡嗡作响的仪器,整个人都本能的一缩,忙摇了摇头。

 

“你不是疼吗?”范丞丞有点无可奈何。

 

“可是拔牙也疼啊。”黄明昊一脸委屈。

 

 

 

黄明昊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其实怕的事儿挺多的,比如怕痛怕黑怕恐怖片怕鬼故事怕范丞丞。

解释一下,怕范丞丞这个,其实并不太准确。

 

黄明昊瞟了眼正在和朱正廷嘻嘻哈哈的范丞丞,只要一进入熟人的领域,范丞丞那些生人面前的清高自持就会少掉大半,和黄明昊一起在乐华为非作歹的是他,事后一起挨骂的也是他。

 

黄明昊叹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半边脸,感觉都快肿成了李权哲,范丞丞还这样气定神闲的和别人聊天,想来想去就憋住一团火。脑海里又想起黄新淳昨天说的什么初恋什么智齿之类的,只觉得脑仁疼。

 

初恋的那人,是个不开窍的傻子。

 

黄明昊并不觉得范丞丞不喜欢他,相反他有足够的信心范丞丞也是喜欢着他的,他的聪明让他有着不与他这个年纪相匹配的洞察力,他明白范丞丞看他的眼神,对他说的语言,透露出来的关心。

可是,山东人不明白。

 

温州人想DISS山东人可以吗?

黄明昊把帽子压得更低了一点,佯装出一种我情绪很低你们不要来找我的气场。果不其然几分钟之后,就有一个人挨着他坐下。

 

“很疼啊?”范丞丞一脸担忧。

范丞丞的手挺冰的,还是我脸太烫了。黄明昊扯了扯嘴角想说话,可感觉自己又严重了一些,由那块小小的牙龈带起来的一股钻心的痛让他冲着范丞丞连连摆手,示意自己没法说话。

 

范丞丞的眉头越皱越紧,跪坐着起身,盯着黄明昊的脸看了半天,张大了嘴巴,“啊——”

黄明昊不明所以地也跟着张大了嘴巴。

 

范丞丞仔细地瞅了瞅黄明昊的牙,无奈灯光设备一个没有,他看的再仔细也没看见啥。

 

“去看看医生吧,你这我看不到长成什么样了啊?”范丞丞有些着急。

黄明昊坚定地摇了摇头。

 

这时候周锐一把推开练习室的门,看见此情此景露出一个热心大姐的笑容,忙不迭地出谋划策到,“听说Justin长智齿了?看牙呢你俩,你俩两个人直接凑近肯定看不见的,实在不行亲个嘴吗,短痛来的比较刺激。”

 

朱正廷一瓶水直接砸了过去,周锐迅速的躲开逃走,朱正廷骂骂咧咧地跟上去嘴巴里念叨着这么小的孩子你都给人说些啥。

 

 

于是练习室只有他们俩人了。

 

黄明昊不禁有点尴尬,捂着自己肿肿的脸颊无所适从。

 

“其实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范丞丞突然开口。

“啊?”黄明昊瞪大了眼睛。他有些不明白什么是好主意。

 

但范丞丞并没有给他过多思考的时间,就这样横冲直撞地亲了上来,从生理层面上讲这并不是一次体验感良好的接吻,范丞丞像一个事无巨细的医生,他灵巧的舌头细细地舔过黄明昊每一颗牙齿,直到找到了最里面那一颗小小的碎骨头时,范丞丞轻轻地朝那里一舔,黄明昊都疼的无法动弹,紧接着又想逃开这个吻,却感觉到范丞丞就这样紧紧地圈住了自己的腰使着力气把他往自己身上带。

 

夭寿哦,山东人开窍了。黄明昊在窒息前一秒这样想到。

 

后一秒范丞丞放开了黄明昊,范丞丞的脸上带着不自然的潮红,佯装淡定地轻咳了几声,“你牙已经长出来了,每天我陪你去拍个片,没歪的话就不管了,行吗。”

 

黄明昊在范丞丞搂着他一阵儿猛亲的时候已经晕乎乎了,加上缺氧,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放起了烟花,噼里啪啦的直接爆炸了。

 

黄明昊闻言低头笑了笑,凑到范丞丞的面前去,露出一个招牌甜笑。

 

 

 

“范医生,我觉得你的诊断太草率了,你要不要再亲一次再来定夺?”

 

 

 

End.


评论 ( 88 )
热度 ( 3037 )

© 花时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