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撕我,没结果。

【乾坤正道】你们乐华怎么老是装B

A!蔡徐坤X O装B!朱正廷

一句话毕侃,权贵。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

久违的坤正!首先要解释一下214活动的文,因为触摸读心可能有点撞梗我和那位太太商量后,为了避免争议,决定先删掉我改完再发出来,给策划组和各位参加的太太以及看过我的文的XJMS道歉,造成了你们的困扰。因为我写的梗其实都挺大众化的,同人文其实看的也不是特别多,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希望各位提醒和海涵。

这篇算不算大家要求的ABO点梗??????你们绝对会失望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是一个不按常理的出牌的女孩。

在这里顺便解释一些为啥我更文时慢时快的,可能大家也发现了我不开连载,主要是觉得会坑,所以写东西一向是写完了才会发上来,没发出来的文包括大家的点梗我可以说还有十篇吧……而且要开学了哭唧唧今年比较忙可能以后会更得更慢一点。

这篇有后续,但没写。

花时花开土味搞呕文汇总

惯例谢谢各位,谢谢周锐

 


你们乐华怎么老是装B

 



0.

 

“乐华你们的,哦,全部都是B(eta)是吧?”

“对,全部是B(等级)。”

 

 

1.

蔡徐坤其实察觉的很早。

 

PPAP刚刚上完舞蹈课,室内暖气开的很足,舞蹈动作也不简单,几个男生都累的不行,直接就地躺下。朱正廷好像是没睡醒一下课就窝在角落里直接睡了过去,蔡徐坤窝在人堆里,只觉得浑身都是汗,身边的人也都是汗,怪难受的。

 

这个味道就突然来了。

 

蔡徐坤登的一下坐直了身子,吓了身边的周锐一大跳。

 

“你咋了?”周锐一脸懵逼。

 

蔡徐坤不说话,鼻子朝着四周仔细的嗅了嗅,表情十分严肃。

 

“你干啥呢你魔障了?”周锐推了推蔡徐坤。

 

“你这个beta懂个啥。”蔡徐坤冲着他摆了摆手,又凑到王子异的身边,“子异啊,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王子异吓得赶紧摸了摸自己的信息素屏蔽贴,发现它还牢牢地贴在自己腺体上才松了一口气,继而也深吸了几口气,迷茫的摇了摇头,“没有啊。”

 

蔡徐坤眼神有点不可置信,“好像是Omega的味道,你再闻闻,水蜜桃味的。”

王子异皱着眉头勉勉强强地跟着嗅了嗅,一阵沉默后缓缓开头,“真没有。”

 

蔡徐坤又凑到周彦辰身边,得到了一样的答案。

周彦辰、王子异和自己都是alpha,周锐和朱正廷是beta,练习室却出现了Omega的味道,那为什么只有自己才能闻到,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自己感冒还没好【大雾】。

 

 

 

2.

第二次闻到这个味道是在宿舍走廊里。

这次和第一次的不同,更加浓郁甜腻,完全就是一个未被标记的Omega的味道。

 

蔡徐坤本来准备回宿舍的脚步一顿,好奇心的驱使使他慢慢地走向了宿舍的另一端。结果他直接随着水蜜桃走到了尽头。

 

嘿下一秒向你靠近。他心底默唱着。

然后他停在了01,02的两间宿舍门口,心情复杂。

 

这里味道已经非常浓腻了,可是乐华的这几个,不都是beta吗?

 

难道有人在装B?

蔡徐坤一个激灵。

 

他站在乐华小队长的宿舍门前手抬起又放下,心情十分忐忑。

我会不会撞破什么秘密啊。蔡徐坤胆战心惊。

 

这时候01号宿舍门开了,从里面窜出来一个穿着家居服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朱正廷。朱正廷被这位杵在门口的不速之客吓了一来,反应过来又露出了往日笑容,“坤坤你站这儿干什么啊?有事?”

 

蔡徐坤快被这浓郁的水蜜桃的味给整背过气去了,他大脑一片混沌,脑子仅剩的理智在神经末端传达着一个信息给他。

朱正廷,是个水蜜桃味的Omega!

 

但你觉得HSHK会这么早揭开谜底吗,呵呵。

 

“怎么啦?”朱正廷凑了过去,两眼都是关切。

蔡徐坤平视着近在咫尺的朱正廷,闻着他身上传来的阵阵蜜桃气息,只觉得朱正廷应该是刚刚洗了澡,还带着阵阵潮湿的暖意,皮肤也透着微微的红润,在走廊白色的日光灯下,能看出些许的绒毛。

真是一个可口的水蜜桃啊。

 

“正廷你这儿有水蜜桃吗?”说完蔡徐坤想打自己一耳光。

“哈?”

 

“不是不是你这儿真香我都想吃——”蔡徐坤急急忙忙的解释。

 

“你要是敢吃我哥我就把你给炖了。”

01号宿舍门又被打开了,黄明昊范丞丞黄新淳犹如三位门神一般面无表情的站在门边。

 

蔡徐坤百口莫辩。

 

“你们仨你说什么呢怎么这么没礼貌。”朱正廷低声呵斥道。

 

蔡徐坤闻到了更加浓郁的蜜桃味,这边四个人咋都一身桃子味?都装B?

“你们这儿,好浓的O——水蜜桃味儿啊。”

 

只见黄明昊面无表情的上前,把手里的东西往蔡徐坤那边一抛,蔡徐坤赶紧一接,仔细看清后是一瓶洗发水。

 

“乐华专用蜜桃味洗发水,给你批发价,三十一块八,等会儿钱转我支付宝。”

 

 

3.

蔡徐坤觉得不行。

一个,甜美的,神秘的,水蜜桃味的,Omega。

 

抓心抓肺的想知道他在哪里。

 

这味道简直让人魂牵梦绕,日思夜想,好奇不已。

 

你看,现在我在宿舍都闻到了。蔡徐坤有些气馁的想。

 

嗯???

我在宿舍???

怎么会有水蜜桃味???

 

蔡徐坤猛地从仙境从醒来,赶紧探出身子,只见宽敞的VIP房只有他和周锐两个人。

 

周锐见他探出了身子,抱着几件衣服就走了过来,“坤啊我刚刚回来遇上了正廷,你不是没内搭了吗,他给你拿了两件我帮你拿过来了啊。”

随着周锐的走近,水蜜桃味也愈发的浓重,蔡徐坤都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嘿下一秒向你靠近。

 

蔡徐坤有点绝望。

 

“……周锐啊,你没用水蜜桃味的洗发水吧。”

“没啊。”

 

蔡徐坤十分绝望。

 

 

一个,甜美的,神秘的,水蜜桃味的,Omega。

竟然是,周锐。

 

 

4.

周锐一直知道,我们的坤坤,是个温柔的男孩,但是最近也未免对他太温柔了点。

每天嘱咐自己按时吃药,特别关照自己的练习进度,去趟朱正廷寝室还给自己带回来几个暖宝宝,不开自己玩笑了,有时候秦子墨和自己打闹过分了他还会拦住,然后叹口气忧心忡忡的对秦子墨讲,周锐不容易啊。

 

周锐???

难不成蔡徐坤是觉得我年纪大了?还是他爱上我了?

有点可怕。周锐抱住了美美的自己。

 

 

朱正廷毫不避讳的躺在周锐的大腿上看着小猪佩奇寻找着可爱的感觉。蔡徐坤在旁边时不时用眼神瞅一瞅。

BO授受不亲啊朱正廷,咱不能这样。

 

“你找到可爱的感觉了吗。”朱正廷笑嘻嘻的起了身,又靠在他身边。

“没呢。”蔡徐坤看则有些气馁的捂住了脸,实则只觉得由着朱正廷的靠近,一阵的脸红心跳,空气中的蜜桃味都可疑的浓烈了起来。

 

“那你加油。”朱正廷笑嘻嘻的看着蔡徐坤,轻柔的白光洒在不设防的五官,漆黑的浓密睫毛不时轻轻颤抖,像是蝴蝶将要飞舞。

 

他真可爱。

蔡徐坤心想,这可不能说出来。

 

我喜欢朱正廷。这也不能说出来。

蔡徐坤想明白这件事也没用多久时间,他向来是个聪明而敏锐的人,他喜欢朱正廷笑脸盈盈的冲他说话,喜欢朱正廷表演时的意气风发,喜欢他俩的棋逢对手,喜欢他的温柔。

 

这年头AB恋应该也挺流行的嘛。

他暗自握着拳为自己加油打气。

 

 

 

但是朱正廷老喜欢和周锐走一路,吃饭一起训练一起回宿舍一起上厕所都还要一起。

这不对啊。

蔡徐坤在一个午后暗自思索。

 

周锐正好提着一塑料袋推门而入,看见这个练习室只有蔡徐坤愣了一下,朝他走了过来,“你咋没去吃饭?刚刚我和正廷去了趟便利店,吃点零食?”

“没饿。”蔡徐坤心不在焉的随手带了一袋零食,状似无意地问道,“那正廷呢?”

“去厕所了。”

 

周锐身上的水蜜桃味实在是太重了,是不是快到发情期了。

发情期?蔡徐坤瞳孔猛然一缩,好啊你个周锐,你是不是想霸王硬上弓赖上我们朱正廷,我说怎么最近朱正廷身上也一股水蜜桃味呢,都是你沾染过去的,没想到你是这样心思复杂的周妲己!

 

“周锐啊,你最近和正廷玩的挺好的?”

“嗯咋了?”周锐一脸狐疑的看着他。

 

“没啥。”欲言又止。

周锐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小心脏,这个表情,多么复杂,多么纠结,难不成蔡徐坤真爱上我了?“你这明明有事啊?”

 

“我是想说……”蔡徐坤深吸了一口气,“你以后还是和正廷远一点吧。”

 

“怎么?”周锐二丈摸不到头脑。蔡徐坤吃醋了难道?

 

“哎呀我就是觉得孤B寡O的,影响不好。”

 

孤B寡O有啥影响,周锐一头问号。

不对,我好像抓错了重点。

 

 

“朱正廷是Omega??!!”

“你怎么知道我是Omega??!!”

 

朱正廷站在练习室门口,整张脸泛着异常的潮红。

 

 

 

5.

身为一个Omega,朱正廷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好,Omega平权运功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没有强制绑定没有性别歧视,而且Omega的身体往往更加柔软,对于一心扑在舞蹈上的朱正廷来说,也是有利无弊。

 

至于发情期嘛,朱正廷几乎扛了一个箱子的抑制剂来这个节目,一方面是为了自己,一方面也是为了团里几个还未分化的弟弟。

 

说起来黄明昊的分化期估计也快到了,朱正廷皱着眉头想到。这孩子大冬天还招蚊子,明显是Omega体质在作祟,十有八九会和他一样是个Omega。不过黄明昊命好,范丞丞这孩子明摆着就是不管他分化成啥性别都要和他一起甜蜜蜜。

 

哪像我哦,无依无靠的。

朱正廷叹了一口气。他也深知在这个社会中Omega的危险,所以包里几乎随时都放着各式各样的抑制剂,最常用的是贴片式的,可以掩盖自己的信息素,效果最强的是注射的,副作用是发情期过后他都会在床铺上不停地发抖。

 

倒也不是没有alpha弟弟提出给他一个临时标记,也是咬一口的事,但朱正廷在这方面却是意外的轴,你想想,你让你弟弟来咬你腺体,怎么想怎么都感觉是德国骨科。

 

而蔡徐坤就奇了怪了,一张Omega的脸却是alpha,就算贴了屏蔽贴,走近他方圆十米都能闻到他张扬的百利酒味。装B的自己还不能问蔡徐坤你的屏蔽贴是不是假冒伪劣的,你的酒味都快冲我太阳穴让我上头了。

不过这也不算事,我不招惹就是了。朱正廷想到。

 

那个时候的朱正廷一定没有料想到现在的局面。

 

蔡徐坤是怎么知道自己是Omega的???

 

 

蔡徐坤也不知道你是Omega啊珍珠糖。

 

 

蔡徐坤咽了咽口水,努力消化着这巨大的信息。

原来我一直搞错了?其实朱正廷才是Omega?

 

朱正廷是Omega???

 

还没等到他想好怎么开口,就看见朱正廷忽然身体一晃,直接往后晕了过去。

 

 

 

6.

朱正廷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宿舍的床上。蔡徐坤搬了根椅子坐在他身边,看起来等了很久了,百无聊赖的在玩着自己手。

 

“你手怎么还在过敏?”朱正廷出声到。

 

蔡徐坤马上凑上前,又不敢太过于靠近他,僵直着身子在一个尴尬的位置,“正廷你没事吧?”

 

朱正廷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笑容,“没事,我可能是要到发情期了。”

毫不避讳的样子。

 

气氛既尴尬又暧昧。

 

“你的屏蔽贴可能不太好用,百利酒挺重的。”

“啊,没有吧,他们都没闻到过啊,我倒是想说你的水蜜桃味也特别重。”

“他们也都没闻到过啊。”

 

……

 

气氛既暧昧又尴尬。

 

蔡徐坤只觉得自己像一座火山,有什么在他的身体里灼烧。

他只觉得此时此刻朱正廷浅浅的呼吸都像是火星,随时都可能是爆发的序曲。

 

屏蔽贴都挡不住我们的信息素,为什么我们还要挡住自己呢。

蔡徐坤扪心自问。

 

“朱正廷,我喜欢你。”蔡徐坤抓住了朱正廷的手,紧紧地攥着,他变得不可思议的平静,说话像流水一样,“你也喜欢我是不是?”

 

朱正廷瞪大了眼睛。

 

蔡徐坤没等朱正廷开口,以一种豁出去的气势继续道,“现在说这话你可能会以为我是因为你的第一性征,不是的,我想明白很久了,不管是你是beta、alpha、Omega我都喜欢你,喜欢在舞台上的你,棋逢对手的感觉真的很棒,真的,不是因为什么信息素,就是单纯的喜欢你,和你一起跳舞,觉得你太可爱了,又天真又直接,还很会照顾人,信息素算什么呢,有没有这点东西,你都能吸引我的目光,我的信任,我的欢喜……”

 

朱正廷越听越害臊,整个人都发热了起来,他把脸埋进了自己的另一只手里,露出发红窘迫的耳朵。

 

哪里来的这么多骚话。

朱正廷心想。蔡徐坤真是太麻烦了,明明是骄傲的人,却在谈情时露出这种小心翼翼的表情,委屈而又娇嗔的向你示爱,在舞台上的他或许就像一头灵敏的豹子,而现在他像一只做过恶作剧的小猫,明明是罪魁祸首,却眼泪巴巴的看着你向你撒娇。

明明我才是吃亏的一方好不好。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朱正廷鼓起勇气反手握住了蔡徐坤。

 

“我……”朱正廷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开口,而身体内部涌来的一股热意让他一下歪倒在了蔡徐坤的怀里。

 

“操。”朱正廷暗骂一声,没有一丝犹豫地干脆地伸手撕掉了自己腺体上的屏蔽贴。

蔡徐坤立刻被一股从没体验过的浓密蜜桃香味给围绕了。

朱正廷根本没有从蔡徐坤的身上起来的气力,只感觉自己浑身越来越烫越来越软,他勉强凑了上去,亲了亲蔡徐坤,很短暂而又清纯的,继而他们额头抵着额头,感受到对方的信息素疯狂的在空气中发酵。

 

“我觉得你最好给我一个暂时标记。”朱正廷伸手撕掉了蔡徐坤的屏蔽贴,冲他弯着嘴角笑。

 

“我的荣幸。”蔡徐坤按着朱正廷的肩膀倒在了床上。

 

百利酒和水蜜桃在空气中爆炸。

 

 

 

7.

“你们乐华怎么老是装B。”蔡徐坤搂着朱正廷的腰,一脸满足。

 

 

 

“装B遭雷劈!”李希侃捂着自己后颈的腺体,飞快的转过身从02号宿舍跑了出去,还不忘踹了一脚身后跟上来的毕雯珺。

 

 

 

 

 

End.


评论 ( 132 )
热度 ( 8690 )

© 花时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