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撕我,没结果。

【乾坤正道】怎样处理前男友的标记

A!蔡徐坤X O!朱正廷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如有撞梗删文道歉。

和ABO没啥关系的ABO,前篇:你们乐华怎么老是装B

我一个刚分手的女孩怎么能写出小甜饼我服了………………最近真的很忙抱歉,15号开始就有一个比赛,最近前期准备真的忙不过来的,天天被导师追着要论文情路也不顺呜呜呜呜,闲下来的时间就是投票投票投票,搞呕真滴好累,累并快乐,熬过这个月我们就能快乐了【比个小树杈】

对了狗和点菜那个梗来自微博段子

花时花开土味搞呕文汇总

谢谢各位


怎样处理前男友的标记





1.

我俩说好,谁提分手谁就是狗。




“蔡徐坤就是狗。”朱正廷恨恨地咬了一口烤串。

黄明昊和范丞丞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说啥,这种场景对于他俩来说太陌生,一般来说,闹分手的是他俩,而来劝和陪酒的朱正廷和蔡徐坤。


真新鲜啊,蔡徐坤和朱正廷竟然吵架了。

他俩的眼神担心中透露着看热闹不嫌事大。


“他提的?”范丞丞小心翼翼的打了头阵。


“我提的。”朱正廷冷笑一声,“但他答应了。”


…………

行吧哥哥。


“老板来两份芹菜炒牛肉!”朱正廷气势汹汹。


“哥你面前这盘都没动呢……”黄明昊戳了戳朱正廷。


“我不吃!蔡徐坤不喜欢吃芹菜炒牛肉吗,我就不给他吃!我想点多少点多少!就在这放着,一筷子也不给他!”


哥今年你五岁了吗。

范丞丞和黄明昊无奈。


“坤坤哥刚刚发微信问我你在哪儿呢,我咋说?”黄明昊皱着一张小脸把手机屏幕凑在朱正廷面前,朱正廷一脸不情愿又十分迅速地瞅着屏幕,只见蔡徐坤刚刚发来一句,他和你们在一起快乐就好。


快乐,我还可乐呢。


“老板这里来一箱雪碧!”


“易拉罐还是小瓶?”


“易拉罐……唉不对我是说一箱雪花。”




几瓶啤酒刚下肚,朱正廷就开始满脸通红胡言乱语了,“蔡徐坤他真是无理取闹!”


黄明昊和范丞丞对视一眼。


“他这人特别讨厌!”

黄明昊和范丞丞开了瓶啤酒。


“他居然因为我老和别人闹绯闻就想公开。”朱正廷把玻璃杯重重往桌子上一放,“你说说事业上升期公开了啥结果他不明白吗?”


黄明昊范丞丞点头如捣蒜。


“你说他幼稚不幼稚!这么大事我能答应吗!”


黄明昊范丞丞疯狂摇头。


“还和我吵架,吵就吵,谁怕谁!我不就急了顺口提了一句分手吗!他竟然还答应了!”


“他怎么答应的?”黄明昊没忍住插了嘴。


“他说朱正廷你得想好了!”


……

哥哥这也不叫答应了吧。


“气死我了,他委屈我还委屈。”朱正廷狠狠地咬了一口鸡腿。

远处的蔡徐坤突然觉得胳膊莫名一阵疼,揉了揉手腕,想了一下给范丞丞打了个电话,自家人还是得自己哄是吧。


“我明天就去医院,我要去除标记,爱咋咋,分手!”朱正廷喊完着豪言壮语后,啪一下就倒在桌上,断片了。


范丞丞举着刚刚接通的电话,只觉得心如死灰。



“坤坤哥,这事我可以解释。”范丞丞揉着眉头对着电话说。


对方沉默。


“正廷哥喝醉了,乱说话呢,你别当真啊。”范丞丞心想我是哪辈子欠了你俩的。


对方还是沉默。


过了好大一会儿,范丞丞都开始质疑蔡徐坤是不是去找绳子准备把朱正廷捆回家的时候,电话那头终于开口了,“你们在哪儿呢。”

“啊?”


“我去接他。”



蔡徐坤到的时候满身的低气压,一脸的生人勿进。从黄明昊手里接过朱正廷一秒不停的就走了。

不对啊都一个宿舍的接个啥啊?


范丞丞和黄明昊目瞪口呆。


不对啊这怎么变成我俩结账了。




2.

朱正廷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宿舍的大床上。他头痛欲裂龇牙咧嘴的从床上起身,就看见蔡徐坤一脸高深莫测地站在床边盯着他,房间没有开灯,天也没有大亮,蔡徐坤白皙的脸在昏暗的屋里显得有些惊悚。


“你!你干嘛你??”朱正廷吓了一跳,抱着被子往后缩了缩,“我警告你啊,我们俩已经分手了。”


蔡徐坤一脸高深莫测。


“你说句话啊你,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去医院去除标记?”


蔡徐坤闻言皱起了眉头,气定神闲的开口,“朱正廷,你知道话不能乱讲是吧?”


百利酒味凛冽在空气中传播。


“你,你干什么。”迫于Omega的本能,朱正廷不自觉地往蔡徐坤靠近了一些。


“干你。”蔡徐坤挑了挑眉,伸手揽过朱正廷,对着他的腺体直接咬了下去。


“蔡徐坤你干吗??”朱正廷手舞足蹈的想推开蔡徐坤,而身体屈服于自己的alpha软在了蔡徐坤的怀里。


蜜桃味又被加了酒了。

朱正廷无奈的想。


蔡徐坤啃咬着他的腺体,慢慢地又转过来舔舐着他的锁骨喉结,在下一秒就要擦枪走火下半身已经开始发出警报的时候,朱正廷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了蔡徐坤。


“我们分手了啊蔡徐坤。”面红耳赤的朱正廷说这句完全没有任何说服力啊。

蔡徐坤下意识觉得他在欲拒还迎,又想凑过去亲他。


“蔡徐坤你今天有通告!”朱正廷使出了杀手锏。


蔡徐坤一下真停住了动作,摸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有些扫兴的摇了摇头。

“朱正廷,我告诉你啊,分手不可能,去标记也不可能,你敢去医院一次我就敢把你捆在宿舍里再标记一次。”


他的唇恶狠狠的吻上去,朱正廷感觉自己完全不能逃脱,感觉环着自己的手收紧了,收紧了,几乎让他透不过气。从身体传过来的,也有些许的颤抖,显示着清晰的不安。


算了算了。

朱正廷轻轻地拍了拍蔡徐坤的背。


等会儿再分手吧。




3.

黄明昊蹑手蹑脚的打开了门溜进了他的房间。


“哥你还好吧?”黄明昊一脸讨好。


“没死呢。”朱正廷捏着床上的小猪玩偶,想象它是蔡徐坤,蹂躏的死去活来的。


“哥你和坤坤哥都这么多年了没吵过架,这次为点绯闻吵到分手也太幼——”黄明昊敏锐地察觉到朱正廷不悦地目光,“太草率了吧。”


“你不懂。”朱正廷戳了戳小猪的鼻子,皱着眉头。




要是那次他求婚我答应就好了。

朱正廷当然不会把这个念头对着弟弟说出来。


蔡徐坤求过一次婚。这事只有他俩知道。

在第一次永久标记过后的第二天,他们一起出门去买豆浆油条,排队的时候睡眼惺忪地抱在一起,交换了一个黏黏糊糊的吻。

“正廷。”蔡徐坤在他耳边低低的问,“你带身份证了吗?”


“嗯?带了。”朱正廷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怎么?”

不会是想小旅馆play吧?朱正廷有些紧张。


“我们去结婚吧。”蔡徐坤把他的手揣进自己的衣兜里,弯着嘴角,“你愿意和我结婚吗朱正廷?”


朱正廷想说没有戒指没有鲜花没有众人祝福,可他当时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迎着蔡徐坤的目光开口,“我——”



“唉两位你们的早餐好啦,八块二毛,支付宝微信?”



回去的路上他俩谁都没有再提起这个话题。


但朱正廷想,当时的自己是想拒绝的。

如果说为了他上刀山下火海,为了他赴汤蹈火,为了他身处险境,朱正廷想他愿意。

但如果为了他放弃自己选择的道路,把彼此最好的鲜花道路走成钢索,成为一个爱情的附庸,他不愿意。


他想他俩都是最特别的,最出彩的,谁都不应该拖累谁,成为谁的绊脚石。




但现在朱正廷后悔了。


后悔的源头大概是他们的限定组合很红,乐华的组合也很红,蔡徐坤的个人solo也很红,属于他俩的个人时间越来越短,各自的应酬越来越多,一个月见不上面是常事,发情期甚至只能通过蔡徐坤提供的alpha信息素来解决。


这和单身有什么区别呢。

朱正廷一边给自己打针时一边想。





“去他妈的蔡徐坤。”朱正廷小声地嘟囔着,又开始趾高气昂地指使弟弟,“黄明昊,去,给我削个苹果。”


黄明昊不着痕迹翻了白眼,起了身就出了房门,隐约听见在外边高呼着丞丞我要吃苹果。


小孩子真好。

朱正廷想。




4.

俗话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没有婚姻,爱情就死无葬身之地。

朱正廷一边漫不经心地开着小号刷着微博一边胡思乱想。小号关注了一波蔡徐坤的迷妹,今天蔡徐坤去录一个节目,上班照被拍了不少,不少站姐都出了新图,朱正廷挑挑拣拣的转发了几张,又再保存了几张。


这个人怎么这么帅呢。

朱正廷恨恨地戳着手机屏幕。


这个这么帅的人就突然给他打来了电话。


朱正廷看着来电显示犹豫了一秒钟接不接,又害怕是工作上的事情有什么耽搁,还是立马接了起来。


“喂,正廷哥。”蔡徐坤的背景音空落落的,像是在什么安静的大房间里,声音透露着不自然的正经。


“嗯?怎么了?”朱正廷察觉到有什么不对,虽然对面看不见,还是不由地坐直了腰杆。


“正廷哥……你,愿意和我……结婚吗?”蔡徐坤像是在犹豫什么,停了很久,还是慢慢地说出了口。


朱正廷像是被一个惊雷劈中了。

他俩的呼吸显得格外清晰。


“好啊。”朱正廷听见自己回答到,声音很平缓。


“你衣柜的那件黑色西服里的对戒,你回来给我好吗?”朱正廷有些不好意思,“藏了一年了,该给我了。”


对方没有说话。

背景音突然传来一阵无法压抑的惊呼,连带着熟悉的主持人救场的声音,朱正廷才恍然反应过来,对方竟然是用的工作号码给自己打的电话。


完了出大事了。

朱正廷手忙脚乱的想挂断电话,就听见对面的嘈杂中传来一阵熟悉的轻笑,连带温柔的口音。


“——好啊,正廷。”


朱正廷挂断了电话,倒在了床上。

他捂着自己的脸,知道自己下一秒可能就是面临着世界末日,他能预知到经纪人可能在下一秒就冲进宿舍把他手刃了,也能预知黄明昊下一秒可能就尖叫着抱着手机猛摇他的肩膀。


算了。

世界末日就世界末日。


一起面对也没所谓。




5.

怎样处理前男友的标记?




直接变成老公吧处理个啥。





End.


评论 ( 203 )
热度 ( 10227 )

© 花时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