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回来的。

【皇权富贵】再遇见

服装设计师!范丞丞X模特!黄明昊 无差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撞梗删文道歉

破镜重圆老梗,结局太匆忙了我写的真的没耐心了抱歉,真的太长的不适合我,8K还是注意一下,太长了特别三俗爱情故事

谢谢大家

 花时花开土味搞呕文汇总  



0.

我们要互相亏欠。

我们要藕断丝连。


1.

“不要黄明昊。”范丞丞翻了翻蔡徐坤递过来的名单,看见一个名字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清了清嗓子,抬起头对着站在他面前的蔡徐坤再一次的说道,“模特不要黄明昊。”


蔡徐坤挑了挑眉毛,伸手夺过策划书看似随性的翻了几页,“理由?”


范丞丞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又慢慢的开头,“和主题不符。”


“有什么不符,你这小潮牌怕是飘了,你去网上发帖问问如今男模最有话题最带货,十个有九个会回答黄明昊,人家会不会接你的秀都是问题。”蔡徐坤慢悠悠的反驳着他,接着他干脆的坐在范丞丞对面的椅子上,挑了挑眉毛,“难道说,我们范大设计师,还余情——”


“没有余情。”范丞丞直接的打断了他,停顿了一下,“而且都三年了,没什么过不去的。”声音软软的,像是蜘蛛丝一般的喃喃。


蔡徐坤愣了愣,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低头喝了口咖啡,“那你有什么立场来拒绝他,你也知道,他最适合,从任何方面来说。”


范丞丞无意识的来回转了转自己手指上的戒指,思索了好久还是深吸了口气,放弃挣扎似的地点了点头,却还是用着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语道,“不要黄明昊。”




黄明昊也没想到会接到Fancy的秀,说真的,黄明昊从走过国内小众潮牌也走过国外的奢侈牌,可是他从来没有接到Fancy这个异军突起品牌的任何推广,当然他也毫不期待接到这份工作。原因很简单,Fancy年轻有为的设计师,全国少女想嫁的高富帅NO.1——范丞丞,是他的前男友。


所以说现在是什么情况。黄明昊愣愣的看着手中的策划书,侧头问身边兴致勃勃翻着往季设计的朱正廷,“fancy的秀?找我的?”


朱正廷一下被他的问题弄得笑了出来,“不找你找谁啊,大名模,你对你自己的人气还没点AC数?。”


黄明昊细想这句话一下感觉有点不对,瘪瘪嘴,“他们怎么会想起找我?”


朱正廷皱着眉头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奇怪的回头看着他,“你怎么了今天,怎么老问莫名其妙的问题,符合你的定位就找你了这有什么好问的?”


黄明昊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的指环,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没事,我就是,额,有点开心,你知道的,毕竟是Fancy。”


朱正廷明显不相信他的解释,又伸着头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下黄明昊,见他真没什么异常便又继续自己的工作。


黄明昊又把目光投在了这一叠不厚的纸上,天知道他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封面上范丞丞这三个大字像是吸引了他所有目光一样让他挣扎不开。


草,他在心里默默的暗骂着。

草你大爷的走秀,草你大爷的Fancy,草你大爷的范丞丞。


范丞丞,范丞丞,范丞丞。

这三个字沉甸甸的,却又有力的,又一次的在试图撞开他心口看似愈合的伤口。


黄明昊走到了阳台,因为他感觉自己几乎就要窒息。


他想起范丞丞漆黑的眸子和腻在他身上的轻柔目光,甜软蜜橙的香味和乱七八糟的衣领,温热的双手和第一次和自己牵手时不由自主的攥紧,无法松开的拥抱和亲吻自己额头前虔诚的祷告。那些都是完美而又单纯的时刻,黄明昊觉得自己是一个偷盗者,这些都是他偷来的时光,也是他为之生存的仅存勇气。


是的,这些都是属于他的时光,没有其他人,甚至不属于范丞丞。

因为如今范丞丞是那么高高在上意气风发,他和他一样行走在无数的聚光灯下,这个圈子的人都健忘,他不会记得的,他不会记得一个伤害他,然后把他抛弃的人。




2.

范丞丞走进来的时候,黄明昊正和朱正廷正在后台聊得正欢,范丞丞面无表情脚步没有一丝停顿的擦过他的肩膀,像是一阵风,可黄明昊当下还是一秒就反应了过来,是范丞丞。


那熟悉的味道。

是范丞丞。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和朱正廷瞎聊,眼神却按捺不住的开始乱飘。


范丞丞的助理跟着他急急忙忙的进了门,拍了拍手以示大家安静,黄明昊和朱正廷才慢慢悠悠的晃过身子面朝着范丞丞一行人。


范丞丞戴着一副墨镜,从紧抿的嘴唇上来看像是心情欠佳,他没有急着开口说话,扫视全场的模特们一圈,黄明昊觉得他的眼神像是落在他身上了,又像是没有。

这后台灯光乱七八糟的,带个大墨镜装啥B呢。

黄明昊内心默默吐槽着。


“这次大开是朱正廷,大闭是Justin你们都知道吧?”范丞丞翻了翻自己手中资料,抬起头朝着黄明昊的方向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


范丞丞竟然能瘦成这个鬼样子。

黄明昊一边下意识的迎着他的目光点头,一边心想。


他不敢想象范丞丞墨镜后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是什么样的,带着恨意的,带着怨念的,带着委屈的,更或者是淡漠的。




他回想起三年前那个很阴沉的阴天,似乎就是为了让难过的人更加难堪而准备。


“求你。”范丞丞声音微不可闻,他站在黑漆漆的楼道里,抓着黄明昊的衣袖,仿佛这是他最后一根稻草,他无助地低声重复着,“求你,别走。” 


黄明昊感觉范丞丞的眼神在幽暗的深夜里像是一张网沉甸甸的落在他身上,几乎快让喘不过气来, 他不着痕迹的挣开了范丞丞的手。范丞丞手指冰冷,紧紧攥着黄明昊的一切东西,最后黄明昊没有办法,只能一根一根地扳开范丞丞拉住他的手指。

范丞丞的眼神要是一头受伤的小兽,小声的咽唔着,意味不明的,“别让我恨你,求你。”


黄明昊没有停下动作扭过头,不再看身后的一切昏暗,低声说道:“再见。”

一字一句,念课本一般,拖长了声调,不情愿却又格外清晰,转身离开了那栋矮小而又灰暗的居民楼。


黄明昊还记得那个老式居民楼没有电梯,他只能扛着行李从六楼走到了一楼,最后一摸脸都是湿漉漉的汗水。




不,黄明昊制止了自己在回忆里迷失,不能回望,不能缅怀,不能后悔。他迎上了范丞丞意味不明的对视,甚至还露出了公式化的微笑。

范丞丞转过了头。




3.

和前男友工作是什么体验。

和一个性情大变的前男友工作是什么体验。


在黄明昊和范丞丞相识相恋的四年里,黄明昊经常吐槽的就是范丞丞比起他来简直空长了两岁,幼稚爱闹调皮,老是像个小孩子,喜欢撒娇,但当他做正经事或者只是单纯面无表情时就会显出一副高冷贵公子生人莫近的模样,大学几个相熟的兄弟都开玩笑其实这是两个人格,一个是高贵冷艳范丞丞,一个是调皮捣蛋福西西。


那现在看起来范丞丞全面打败了福西西。


黄明昊一边手脚麻利的换衣服一边偷瞟着站在阴暗处抱着手臂看着后台的范丞丞,昏暗的灯光暗暗的遮盖住他整个侧脸,以至于黄明昊只能看见他下颌如刀割般的弧线。


想起媒体老是无脑吹fancy其实范丞丞就可以自己上,黄明昊就不服的瘪瘪嘴,认识这人这么多年,驼背的毛病倒是一点没改。

冲这点就不能当模特。


黄明昊的眼神却和范丞丞对了个正着,他一下仿佛被人揭穿了仓皇失措的收回了视线,穿衣服的动作也跟着慌乱了起来,心下大叫着不好,果不其然,下一秒范丞丞皱着眉头就站在了他的面前,带着扑面而来的柔软香味。


范丞丞伸手理了理黄明昊的衣领,退了一步打量他一下,紧皱的眉头并没有松开,“Justin,你胸前那个戒指要取下来,不搭。”


“哦哦。”黄明昊没想到他提到这茬,赶紧把手伸到脖子后面取戒指,而那个小小的钩挂像是在和他过意不去,半天也没弄下来。


“我来吧。”范丞丞上前两步以一个类似拥抱的姿势揽住了黄明昊,他的温柔呼吸落在黄明昊的耳后,这使得黄明昊感觉自己的耳根开始莫名其妙的燥热和发痒。


很快的,范丞丞拉开了和他的距离,他仔细端详了一下他手里项链,自嘲的笑了笑,“其实有些东西早就该取下来了。”他顿了顿,把项链塞到了黄明昊的手里,“收好吧,如果它对你还有意义的话。”


黄明昊不敢对上他的视线,却发现范丞丞左手无名指上的也闪着同样的光芒。




4.

“所以你是说,你和范丞丞,有过一段,还是你甩的他?”朱正廷端着一碗沙拉,硬生生被这个重磅消息给打的找不着北。


“……可以这么说?”黄明昊生无可恋的用叉子翻了翻自己那碗绿汪汪的工作餐。


“我说他怎么老看他……你他还给你取项链,气氛也特别诡异我还以为是我想多了……”朱正廷啃了一口大白菜,努力幻想自己真的是一只小白兔,“但是你们为什么分手?”


“……”黄明昊最后还是推开了自己面前的沙拉,叹了一口气,“之前,他其实一直想做的是画家,而我想搞摄影,可是我俩家庭都不太能理解吧,加上出了柜,大三大四那两年基本和家里人断了关系,最穷的时候一个馒头都要分成两顿吃。”


“那你俩是因为现实……?”


“那倒不是,那段时间虽然穷吧,但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其实还高兴的,我俩大四找工作后就搬在一起,那居民楼供暖老出问题,大冬天冻得跟个冰窖似的,他就穿上所有衣服在家里地板上妄想试试能不能滚起来,唉不对我扯远了——”黄明昊眼神闪闪烁烁的,“后来有一天吧,我在他的邮箱里看见了国外一所艺术学院的offer,很有名的那所,他没有回复。”


“从那天起我就每天偷偷登录他邮箱,看着截止时间越来越近,他还是没有回复。”黄明昊咬了咬下唇,“范丞丞他甚至都没有和我提过,每天照样和我打打闹闹,吃小区门口十块一碗的米线,还要抢走我两块肉。”


“可我突然就觉得,我不能毁了他,我也不能毁了我自己。”他的语气稀松平常,像在讲别人的故事,“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在一起。”


“我想我爱的他,和他爱的我,都是闪闪发光的人,如果爱情成为了我们的绊脚石,那在他为自己平庸的一生后悔之前,我先踢走它。”


黄明昊站起身来,把那盒没吃几口沙拉丢进了垃圾桶,他的脸上平静得一点表情也没有,觉察到朱正廷投来的目光,他才转过身来,带着淡淡笑容摇了摇头,“这菜好难吃啊。”


朱正廷却觉得,黄明昊是在说,我好难过啊。

是他亲手拉上了幕布,然后被自己的演技感动得失声痛哭。




5.

“今晚有个赞助商举办的酒会。”范丞丞皱着眉头看了看自己手机的行程表,又抬起头对着面前的一群模特说到,“我和几个人去就行了。”他的眼神扫荡了一圈,冲着黄明昊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就黄明昊吧。”


“我最近要减肥……”黄明昊下意识想要拒绝,身边的朱正廷赶忙攥住了他的衣角。


范丞丞像是没听见。




商业酒会黄明昊入行后也算是参加了不少,他对这种活动也算是深恶痛绝,觥筹交错虚情假意,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他缩在自己座位上百无聊赖的玩着自己的手指,菜色挺齐,但是大秀在即他真的一筷子都不敢动,他身边的范丞丞也一言不发,视线静止在面前的高脚杯上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沉默的两人和喧闹的外界划开了一个明显的分界线。   


“范设计师,Justin,你们怎么在这坐着不说话?”一个富态的穿着西装的男人满脸商业笑容的端着酒走了过来,“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啊?那我先自罚三杯?”


范丞丞和黄明昊立马堆起了笑脸端起杯子,都是聚光灯下的人物,应酬几乎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本能,黄明昊跟着随口寒暄客套了几句,端起酒杯就准备一饮而尽。


范丞丞拦住了他举杯的手,依然面向着那位商人带着笑,“王哥,我们Justin胃不好,我帮他喝了吧。”

范丞丞接过黄明昊手里那杯酒,仰头就喝了下去。


在黄明昊记忆里的范丞丞,是不会喝酒的。

这两杯下去后,才是一个开场,络绎不绝的人走过来和他们敬酒举杯,关于黄明昊的,都被范丞丞一一挡了下来,到最后黄明昊见范丞丞整张脸都已经出现了醉酒时的绯红,眼里起了一层淡淡的水雾,他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其实我也能喝一两杯的,我不喝酒你把我叫过来干嘛。”


范丞丞闻言侧头看着黄明昊,他的表情突然空白了起来,眼神带着潮湿,他拿起酒杯,轻轻的碰了碰黄明昊的杯子,小声地说,“你不要喝。”

他晃悠着杯底浅色的液体,又一次的重复到,“你不要喝。”


自己虽然滴酒未沾,但黄明昊在一瞬间感觉到自己胃部沉甸甸的疼。




6.

黄明昊不知道范丞丞现在住在哪里,在深夜叨扰那位面色不善的女助理和勉强收留一个醉鬼一晚之间,他纠结了一下,选择了后者。


可能这辈子范丞丞都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等到黄明昊好不容易把他扛回卧室准备放下一直搂着他的手时,范丞丞下意识的搂住眼前人的后颈,黄明昊挣脱了几下,而对方却搂的更紧了。


黄明昊带着一点怒意仰着头看着范丞丞,却发现范丞丞不知道是因为醉酒还是什么,红了眼睛。


温热的水汽滑进了黄明昊的衬衫领,“我没答应分手,”他的语气哽咽着,“你没资格说分手,黄明昊。”

“你凭什么丢下我,黄明昊。你没资格丢下我。”


黄明昊在那一刻明白了,范丞丞还爱着他,或者说爱过他。

黄明昊因此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情绪,既甜蜜又苦涩,他想他也爱范丞丞,这样一种爱,太过于克制而又绵长。


他被禁锢在范丞丞怀里,没有挣脱,只是抬起头定定的望着天花板,头顶白炽灯发出啪啦啪啦的异响。

又是哪只不自量力的飞蛾在扑火。




范丞丞醒来的时候黄明昊坐在床边埋头按着手机,范丞丞愣了一下,转了转眼睛在这陌生的环境里反应了一会儿,竟然泛出了一个与平日不同的笑容,他凑了上去亲了一口黄明昊柔软的脸颊,笑嘻嘻的看着他。

黄明昊被他这一连串不合常理的操作晕了脑袋,心道难道喝次酒能让范丞丞一夜穿越回三年前,也不对他吹胡子瞪眼了。

可能是范丞丞酒还没醒,黄明昊寻思着,他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缓下了语气轻言细语的对范丞丞说:“先喝口蜂蜜水,烫的,小心一点。”


范丞丞盯了他一会儿,眼神直让黄明昊心里发毛,才乖乖低下头照做,就着黄明昊的手喝了一大口水,然后立马皱起了眉头。

“烫的。”

“我刚刚告诉你,你还喝一大口是不是烫到了?”黄明昊放下杯子有点慌看着范丞丞。


“这竟然不是梦啊。”

范丞丞捂住了自己的脸。



黄明昊呼吸一顿,空气太粘稠,糊住了两人的口鼻,溺在不可救药的沉默之中。


“我想问你的是,为什么最后你没有去学画画,却搞了设计?”黄明昊心一横,还是把心里所想问了出来。

范丞丞摇了摇头,“那你为什么学了marketing,回来却当了模特?”


黄明昊张张嘴,没有说出口。


“谁都讲不清命。”范丞丞一瞬间仿佛又恢复了前几天的冷漠疏离,他自嘲的笑了笑,“所以我突然明白了。”


“我得放下了,黄明昊。”范丞丞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着,“你过得那么好,我得放下了。”


范丞丞摘下那枚戒指,放在了床头,戒指落在桌面上发出了清脆的一声。


黄明昊愣愣的看着那枚戒指折射出的银色光芒,范丞丞想要谢幕了想要退出了想要放下了,明明是自己蓄谋已久地说分手,可现在为什么心痛得连呼吸都变得粘稠。

他想否认他想摇头他想抱住范丞丞告诉他,我过得不好,我放不下。


我离不开你。




可是他一句话没说,只是看着范丞丞离开的背影。




7.

黄明昊和范丞丞刚分手那段时间里,他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满脑子都是范丞丞,笑着的哭着的都有,还有范丞丞最后拉着他手乞求的,最后定格到他俩位置互换,范丞丞阴翳而又疏离的看着他,提着箱子在黑漆漆的楼道口,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我走了,黄明昊。


那时候或许是因为家里人害怕他再和范家二公子再有什么瓜葛,他前脚刚回家,后脚就被踢出去学了marketing,在异国他乡倒着时差,盯着天花板就想落泪。共同朋友有时候也给他说说范丞丞最近消息,他出国后一个月不到范丞丞也出了国,但是是另一个国家,一个很有名的艺术学院。


“但学的是设计。”朋友的语气带着遗憾,“估计还是要走家里安排的路子吧。”


黄明昊不记得自己怎么回答的,但挂掉了电话后他在海边吹了一下午的风,回去就得了重感冒。

他恨不得立马一个电话打给范丞丞,想质问他,凭什么放弃自己的梦想。


可他不能。

太多情绪一瞬间涌上头顶。黄明昊只能感受到脑海里有无数字句嗡嗡作响。


他没有资格。


范丞丞曾经在学校时填紧急联系人写下了他的名字,还吵闹着让黄明昊对他的生命安全负责,而现在他甚至没有范丞丞的手机号码。


但黄明昊从来都不是脆弱的人,他逼着自己去学习去工作去社交,甚至瞒着家里人还学摄影,他劝解自己说范丞丞是一道伤口,再深也总会愈合。


而现在黄明昊又一次失眠了,在范丞丞说他放下了之后,那种窒息感无力感再一次的袭来,让他无处逃脱。

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正视到这个问题,范丞丞要是放下了怎么办,要是他真的没有资格怎么办。


范丞丞哪里是伤口,他明明是一把刀,在一次又一次的剐他的肉啊。





8.

再在工作场合遇见范丞丞时,范丞丞对他的态度也有明显的改变,剥去了故意的冷漠疏离对他更加随意亲切一点,黄明昊心里打着鼓,心里想着难道范丞丞喝个酒真能一夜放下了?


这话却也不能说,憋在心口还得扬着笑脸应付范丞丞。


黄明昊正在后台和朱正廷联机打着游戏,就突然听见前面秀台发出一声巨响,然后就掀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后台的模特刷刷的站了起来急忙涌过去看发生了什么事。黄明昊一边抓着手机操作着,一边又忍不住好奇地抬头张望一下看看发生了什么。


范丞丞女助理嗓子尖锐穿透力极强的从前场传来一句,“你们别吵了快打120,这舞台灯掉下来砸人了!”


黄明昊一激灵手机啪一下摔在地上,屏幕直接四分五裂,他也顾不上心疼手机,站起来急忙往前场的方向跑,走了几步才发现自己手脚都使不上力气,面前的人群也成了跨不过的高墙,他隐隐觉得自己手心后背都出一层薄薄的冷汗,头晕目眩的站不稳。


“丞丞。”他低声念了一声。像是坚定了什么信念,红着眼挤了进去,一边向前挤一边不断地喊着,丞丞,丞丞。


黄明昊此时几乎就快要崩溃,他隐约看见前方掉落的黑色机械,乱七八糟的地面,和跑来跑去的人。他无意识地向前倒了下去,一个人突然冲过来就抱住了他。


他抓着对方的衣领抬头看,发现范丞丞脸上沾了不少灰,看起来脏兮兮的,范丞丞有些手足无措的搂着他,“不是我,不是我,我躲过去了,我没事。”


黄明昊迟疑地眨了眨自己眼睛,无自觉颤抖的厉害,他嗅了嗅对方的领口,像是娃娃启动了开关,抓着范丞丞肩膀,开始猛烈的哭泣。


“范丞丞你吓死我了。”

“丞丞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丞丞你要赔我手机!”


范丞丞被最后一句弄得哭笑不得,安抚性的拍着自己怀里那个人后背,既心疼又带着一点点欣喜。


黄明昊在范丞丞怀里哭的直打嗝,恢复了冷静后反而有点不好意思,拉开了距离红着脸一言不发地拉远了距离,范丞丞想和黄明昊说几句话,但这边的突发状况也需要他去处理,无奈地看着怀里的小猫炸着毛就跑开了。




黄明昊慌慌张张走进后台就对上朱正廷要笑不笑的揶揄眼神,他有些不好意思,埋着头找着一个空位就坐下,面前正好摆着范丞丞的设计稿。


好厚一本,他心里默默嘀咕着,又按捺不住随手翻了几页。


“你想明白了?”朱正廷随手从衣架上拿起一件衣服比划了一下,不经心的样子。

“…嗯?”黄明昊装傻。


“我不懂,打碎了的东西,修复了就能回到原样吗?再买一个新的就能回到原样吗?碎片扔了就能回到原样吗?”朱正廷没有回头看他,自顾自的说着,“万一范丞丞只想要得是没有碎过呢。”


“明明上一个故事的最后,是你说了再见。”朱正廷终于抬头看他。

黄明昊紧咬着嘴唇,脸色惨白。


黄明昊茫然无措的站了起来,面前的设计稿和样衣被无意识的推落在了地上,设计稿的首页和封底都是范丞丞龙飞凤舞的潦草签名,带着一个小王冠的幼稚设计。

黄明昊记得范丞丞坚持也给他设计了一个,一笔一划教他写了很久,他没学会,或者学会了又忘记了。


黄明昊蹲下来捡起了那本设计稿,无意间在封底的角落里,看见一排金色水笔签下的小字。

for Justin.


黄明昊咬住自己的舌尖,在些微的疼痛中恍然大悟。

“他对我太重要了,”黄明昊小心翼翼的抱着那本设计稿,“所以我不敢再错过了。”

“他还是他,我还是我,我们没有碎过。”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他在心头默默低喃着。


朱正廷看着他弟弟当即冲出了更衣室的矫健步伐,摇了摇头捡起一地的衣服。




9.


黄明昊找到范丞丞的时候,范丞丞在和一个他从没见过的高个子帅哥在一起,那个男生也是一副贵公子的模样,两个人低垂着眉眼凑在一起,不知道窃窃私语些什么,看样子倒是养眼得很。


那个男生不知道和范丞丞说了几句什么,笑着一把捏住了范丞丞的脖子就往自己的方向带,范丞丞也不抵抗,顺着就倒在那个人肩头,鹅鹅鹅的缩着脖子笑了起来。


大设计师没有大设计师的样子!看着就让人火大!

黄明昊不乐意了。


抱着厚厚的设计稿就冲了过去,啪的一下就把设计稿丢在范丞丞的胸口上。


范丞丞下意识的抱住了设计稿,咳了几声,“明昊你干吗啊?”


黄明昊这下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所以然了,只能恨恨地瞪了一眼那个男生。


那个男生搭着范丞丞的肩像是明白了什么,另一只手就随手帮着轻轻拍了拍范丞丞被击中的肩膀,对上了黄明昊的眼神还心情姣好的挑了挑眉。


这什么?耀武扬威?


黄明昊拽着范丞丞的手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没答应,所以不算。”


“啥?”范丞丞糊涂了。


“当初我们分手,你没答应,所以不算。”黄明昊拽的更紧了些,“你说的,死了才和我分手,你没死,所以不算。”


范丞丞沉默了。


“我没放下,我过得不好,你不能放下。”黄明昊急了,“我过得特别不好,我每天都想你,你过得也不好,不行,你不能找新人。”


“噗——”那个男生一下笑弯了腰,一边笑一边摇着头,“范丞丞,这就是你家那位黄明昊?太可爱了。”


黄明昊眨了眨眼睛。


范丞丞一脚踩住了对方,对方才收敛住了笑意,直起了腰,“黄明昊你好,我叫蔡徐坤,这次范丞丞请我来救场,替那个模特走个秀。”

“幸会幸会。”


黄明昊知道自己误会了,当下觉得丢人,撒开范丞丞的胳膊就想外跑,却一把被范丞丞搂住。


“你我都放不下。”范丞丞轻声叹了口气。“那你要不要再互相折磨一次试试。”


“……戒指在我上衣口袋里。”


范丞丞摸了出来,打算再次带上,又停了下来,放在了黄明昊的手心里,“你帮我戴上好不好。”

像是当初那样。


黄明昊红着眼睛抓住了范丞丞的手,颤颤巍巍地给他带了上去,范丞丞伸了伸手指,笑嘻嘻的,“我们这算复婚了啊。”


黄明昊把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摘了下来,把戒指放在了范丞丞的手里,扬起了自己的手示意范丞丞给他戴上,“我们没离过呢。”


范丞丞不做声,仔细的看了看黄明昊那枚戒指,又温柔地戴了上去。


他们互相牵着对方的手,圆圆的指环在彼此的手指上散发出一圈一圈的温柔光环。像是一个约定,也许下一秒他们就会凑在一起开始亲吻到窒息把这里变成这三年以来的难以言语的折磨的最后句点,也许下一秒他们会难以控制的抱住彼此把怨恨倾吐成为爱意成为最烂俗的爱情戏码。


他们的呼吸交叠着,仿佛整个宇宙只剩他们两人。





10.

“新人交换完戒指怎么不接吻啊?”一个突兀的声音插了进来,蔡徐坤举着手机探出头喊道。


“……滚。”

“……滚。”


End.


评论 ( 141 )
热度 ( 6131 )

© 花时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