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撕我,没结果。

【让我为你写一首歌】触电

蔡徐坤 X 朱正廷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撞梗删文道歉

接过对象的接力棒,大厂暧昧期小故事,因为发生了一点事,心思没在写文上面,所以写的有点糟糕,对不起……

谢谢大家

花时花开土味搞呕文汇总  


触电



蔡徐坤是个皮卡丘。

朱正廷捏着自己被电到的手抱怨道。




第一次触电他俩还不熟。

彼时他们还在大厂的A班教室里,July这只奶乎乎的小猫好像特别黏蔡徐坤,由工作人员手里跳出来后耀武扬威的在一群半大不小的男孩子面前转了几圈,就坚定的钻进蔡徐坤的怀里赖着不肯出来。


猫咪撒娇的可爱模样极大取悦了蔡徐坤,蔡徐坤满意的挠了挠猫咪的下巴,July也配合的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惹得他身边的朱正廷也不禁的伸出手摸了摸小猫毛绒绒的头顶。


无意识朱正廷的手就碰到了蔡徐坤的衣袖,噼啦的轻轻一声,朱正廷赶紧缩回了自己的手,委屈巴巴的看着蔡徐坤,蔡徐坤一边搂着猫一边歪过头看了眼朱正廷,一下被朱正廷的表情逗乐了,凑过去小声地和朱正廷说,“被电了?冬天可能太干燥了。”


朱正廷捏了捏自己被电到的指尖,接受了这个解释,“可疼死我了。”

他的音调软软的,抱怨的话由他说出来又带着一点撒娇的味道。


蔡徐坤把猫抱起来挨着朱正廷一点示意让朱正廷撸一会猫,朱正廷连忙从蔡徐坤手里接过了这位小主子,在两只手交互的瞬间,又是一声噼里啪啦,吓得朱正廷差点收回了手却又被蔡徐坤无意识的攥住了手指,猫也似乎被这声音给吓着了,喵呜一声,从两人手里直接跳了出去。


于是他俩就着半抬着手臂还紧攥着对方手指的尴尬姿势面面相觑。


“咳咳,”蔡徐坤后知后觉的松开了朱正廷,“又有静电啊。”


朱正廷点点头,“坤坤你电力真的太强了,疼死我了。”


电力太强这话蔡徐坤也是听过不少,却第一次有人说他电力强是因为静电,他抬起手想拍拍朱正廷的肩膀以示安慰,手刚刚挨上对方粉色的衣服,静电爆裂的声音又一次的清晰的传来。


“……”

“……”


“确实挺疼的。”蔡徐坤揉了揉自己的指尖。





 “我觉得蔡徐坤是个皮卡丘。”前前后后发生了几次后,朱正廷把这个结论分享给了黄明昊。

彼时黄明昊染着一头黄发,神经兮兮的看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开口道,“那你是小智?”


朱正廷一巴掌糊在了自己弟弟的后脑勺上,“我是说触电,你想什么呢。”


黄明昊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不耐烦的把自己哥哥推了出去,“哥你赶紧回你的麦爹组和你家皮卡坤一起编舞,我忙着呢。”


朱正廷被自己弟弟丢在门外后突然心生一阵悲凉,边摇头想着弟大不由哥边慢慢走回了自己的练习室。


练习室里只有蔡徐坤一个人,坐在地板上,塞着耳机皱着眉头,应该是在听决赛的曲目,一只手跟着旋律在空中不停地比划着,蔡徐坤抬起头发现来人是朱正廷取下了耳机,露出了一个笑容招呼到,“正廷,你来的正好,你觉得这个部分的舞应不应该改一下。”


朱正廷顺势走过去坐在蔡徐坤的身边,蔡徐坤把取下的耳机塞给朱正廷,他的手指无意间擦过朱正廷的耳廓,一阵细小的电流又从他的指尖传了过来,电的朱正廷耳朵不自然的红了起来。


“嘶——”


蔡徐坤缩回了手,挠了挠头,“又有静电啊……”


“没事。”朱正廷不动声色的捏住了耳塞。




等到他们结束训练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两个人简单收拾一下,蔡徐坤就提议到去一趟全时买点吃的。朱正廷觉得自己确实也饿了,跟着点了点头。

四月的廊坊天气刚刚回温,也说不上多暖和,两个人慢慢悠悠晃出训练室,外面黑漆漆的一片,只有零星的路灯晕开了光晕,晦暗不明的灯光把两人的脸都沾上了点点柔和。


全时便利店的老板对他们几个年轻男孩的造访已经见怪不怪,也不分眼神他们,埋着头紧盯着自己手机里狗血的连续剧。


朱正廷站在货架前面,嘴巴不停地抱怨自己宿舍那三个熊孩子有多能吃这么大的人自己还要管着他们一边翻翻捡捡挑着大家爱吃的零食。


蔡徐坤拿了一袋饼干和一瓶酸奶,隔着一个货架的缝隙,他抬眼看着对面的朱正廷。朱正廷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柔软而又空白的,闲散而又温柔的,全时的灯光比不过舞台,但蔡徐坤就是觉得,带着生活气的朱正廷,格外的生动。


所以他盯着朱正廷,走起了神。


“嘿坤坤你干嘛呢?”挑好东西的朱正廷有些疑惑的走到他跟前,在蔡徐坤面前晃了晃他的手,“累了?”朱正廷顺手接过蔡徐坤手里的酸奶和零食,走到柜台前去结账,“我说你不要太拼命,要不要吃关东煮?我请你。”


“好啊。”蔡徐坤听见自己回答到。

其实朱正廷也是最拼命之一吧,他心里这样想到。


吃完关东煮打算打道回府的两位,离开便利店不到五十米就被突然而至的大雨给淋了个透。朱正廷和蔡徐坤没办法只能又急急的跑回了便利店门口,他俩站在便利店明晃晃的招牌下面,两个人头发都带着湿气,但很默契的谁也不开口提出走进便利店里,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缩在窄窄的玻璃门侧边,显得十分拥挤。


太近了。

朱正廷心猿意马的想到。


幸好雨声更大遮盖住他过快的心跳声。


“雨还下多久啊——”朱正廷拖长了音调。

“可能马上就停了吧。”蔡徐坤余光看着朱正廷头发丝掉落下的水滴顺着白皙的脖颈滚了进了衣领再消失不见。


雨声喧闹的让人烦躁,两个人躲在屋檐下,心怀鬼胎。


这雨再多下一会儿吧,再多一会儿吧。


便利店里喧闹的BGM竟然没有被雨声给完全覆盖,零零碎碎的还是传到了朱正廷的耳里,在深夜的雨夜里,欢欣甜美的女声显得有点突兀。


他半倚在蔡徐坤的身上,感觉这半边身子都像触电了一样麻滋滋的。


“但请你不要太快揭开还沉默的情话,先让我多着急一下再终于等到解答。”

蔡徐坤开始跟着音乐轻轻和着那首太过于少女的情歌,朱正廷感觉到蔡徐坤偷偷勾过来的手指,他僵直着感受到从对方手指传来的一阵阵莫名电流,紧盯着这浓的让人推不开的雨幕,似乎为这支旋律欢快的歌着了迷。



“小伙子你俩杵在门口干啥呢?”便利店老板终于从自己的电视剧生涯里回过神了,推开门就冲着他俩喊,“店里支付宝扫一扫免押借伞,别傻站了。”


老板的声音让他俩立马松开了相互勾住的小指,望着对方。


“……正廷我手机好像没电了。”

“……好巧我也是。”


店老板皱着眉看着这两个大帅哥暧昧不清的表情,嘀咕几句怪人,拉上了门。


蔡徐坤又想拉朱正廷的手指,他佯装正经的清了清喉咙,这次最后一咬牙直接抓住了朱正廷的手。


他觉得朱正廷浑身颤栗了一下,然后没有迟疑地迅速地回握了过来。


朱正廷只觉得雨声和自己的心跳声杂糅在了一起,整个身子都像是被电触了一下焦焦麻麻,弄得他脑子就如同到达了沸点,咕噜咕噜的。


多希望雨永远都不要停。





“哎!坤坤哥!正廷哥!”远处突然出现一个亮色的小圆点,黄明昊裹得严严实实的,举着一把过于鲜艳的伞满脑袋寒气地跑了过来,“我来接你们啦感到不感动?还好没去训练室哈哈哈。”


“不敢动。”朱正廷面无表情的吐槽到。





黄明昊打着把伞走在前面,嘴也不停地在说着什么,朱正廷和蔡徐坤两个人撑着一把伞不发一言的跟着黄明昊走的飞快。


“所以这事吧,你怎么看啊正廷哥——”黄明昊回过头终于发现了不对,他身后的两人肩膀几乎靠在了一起,蔡徐坤打着伞,朱正廷一只手虚晃晃的抓住了他的衣袖。


过于机智的温州人一秒读懂了语焉不详的暧昧气氛,一个白眼翻上了天,“朱正廷你这个时候不触电了?”


“啊啊?嗯?”朱正廷明显没听进去黄明昊的话,反应一下才明白在说什么,赶忙放下自己原本抓着蔡徐坤的手,“触啊,我都快电成杨过了。”


黄明昊闻言嗤笑一声,“你几个小时前还说坤坤哥是皮卡丘呢,怎么现在要变成姑姑?”


“啥?”蔡徐坤一脸的状况外。


“没啥皮卡坤,快回精灵球里吧。”黄明昊被这两人的暧昧气氛弄得有些无语,脚下又加快了步伐,觉得自己突发善心来送伞简直是作死,还不如和范丞丞窝在宿舍里打游戏。


朱正廷一抬眼就看见自家弟弟像打了鸡血一样加快了步伐,转个弯就消失在茫茫雨雾中。


“咋了这是……”朱正廷缓缓的眨了眨眼睛,又被夜里的风吹的一哆嗦,自觉地往蔡徐坤那边又靠近了一点。蔡徐坤突然福至心灵,微微侧过了头,他的嘴唇擦过了朱正廷的嘴角和侧脸。


朱正廷觉得伞外的世界都与他无关了。

蔡徐坤的动作很快也很轻柔,让朱正廷在这个漆黑的雨夜里,慌乱了起来。


朱正廷捏了捏自己被蔡徐坤亲过的一块肌肤,带着一点点微弱电流的酥麻感,他有点不知所措的,又小声地开口到:“其实我手机还有90%电。”


“我还有82%。”蔡徐坤道。


朱正廷低下头,怕对方看见自己通红的脸颊和遮不住的笑容。


“其实吧,我喜——”

“我喜——”


他们俩同时开了口,两个声线混在雨中,又一起停了下来。然后他们都笑了起来,不知所云地。


“再等一下吧。”蔡徐坤说。

“嗯,再等一下。”朱正廷笑着回答。




我们就耐心培养萌芽不要急着开花

反正有长长的日记等我们去填满它

在被全世界发现以前先愉快装傻

就这样触电一直甜蜜触电 直到爆炸


End.



祝大家521快乐,下一棒@是千璟不是千景 辛苦老师

评论 ( 57 )
热度 ( 2063 )

© 花时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