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回来的。

【夏至应至 16:00】目光中沉淀星辰

【夏至应至 16:00】目光中沉淀星辰


蔡徐坤X朱正廷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

其实梗挺好的但我时间太短来不及写了……写的乱七八糟的对不起各位对不起策划,期末考试月真的挺忙的一直没有登lof不好意思,考完了会正常更新的,应该会出一个最近想写的梗的单子给大家看一下,先熬过期末月吧我哭泣了

谢谢大家

花时花开土味搞呕文汇总



1.

蔡徐坤一筹莫展的看着自己手机里房东发来的催房租的消息,又想起今天上午制作人满脸歉意地说这个月剧团的工资估计又要推后了,观众实在太少了。


彼时他坐在剧团的后台里,画着浓厚的舞台妆,闷热而又粗糙的服装摩擦着他的皮肤,直觉怕是又起了一片红疹子。


身边的女主角看他垂头丧气的,好心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询问道,“怎么了?”


“房子要到期了,房租又涨了,估计租不起了。”蔡徐坤按了按太阳穴,叹了口气,“这个月工资又发不下来,凉凉啊。”


女主角顺势拉了一根凳子坐了下来,带着安慰的语气开口道,“你啊,就是太倔了,前几天老陈给你推得电影制作多好,你竟然说剧团在演没法去。”


“那电影本子我看完了都不知道在写啥。”蔡徐坤皱起了眉头,“而且剧团这边不是也在上吗,就老陈这个抠门劲儿,我不来能找到第二个演员?”


女主角闻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着头,“坤啊,你就是太认真了。”


蔡徐坤耸了耸肩,“自作孽不可活嘛。”

话这样说,语气却是坦荡荡的。




毕业后的第三年,蔡徐坤依然还是在一个小小的剧团里演着一些众人都没听过的话剧。

蔡徐坤在他们那一届的毕业生里,一直都是佼佼者,老师们都众星拱月的捧着他,说起表演系的蔡徐坤,几乎没人不知道。


按理来说,蔡徐坤毕业之后的道路也应该是顺风顺水,令人诧异的是,毕业后的蔡徐坤进了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剧团,默默无闻地演着舞台剧,也不是没有人给他推一些商业资源,可蔡徐坤看来看去总觉得太俗,弄得最后那个最钟爱他的老师气的不行,对自己得意门生的执拗也是又爱又恨,最后也是一挥手随了他去。


蔡徐坤有什么想法呢。


他也不过只是想好好演话剧,做点自己喜欢的事罢了。


这个圈子混乱不已,每每电话里接到自己母亲带着犹豫的试探,他都会沉默一下,再佯装着轻松回答到,“没事,这几年再不行,我就去做别的。”


做别的,蔡徐坤活了二十几年,从幼儿园老师因为他皮相颇好选他做王子而站在舞台上那一刻起,蔡徐坤就再也没想过做别的。


本以为走到尽头就应该是鲜花与掌声,谁又知道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完美,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不尽人意。他只能保证自己不会那么快的缴械投降。




2.

朱正廷是被他表妹拉过来的看剧的,他表妹的闺蜜在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剧团里拿到了一个小角色,给了她几张票,表妹眼睛一转,就把朱正廷带上了。


朱正廷倒也不是什么看看话剧都会睡着的凡夫俗子,相反,朱正廷学的就是舞蹈,读了研,正在老师的手下到处跑,顺便跟着工作室教教小孩子,所以朱正廷更不想去,心里嘀咕着这样一个阴深深的小剧院,能有什么惊为天人的演出。


没想到下一秒他就被打了脸。


他坐在台下愣愣地看着男主角精致而又傲气的脸,听他慢慢地吐出台词,昂首低头都是翩翩公子的样子,手里紧紧攥着那张薄薄的票根,觉得自己都出了汗。




这人他是认得的,是他的校友蔡徐坤。



蔡徐坤在大学里也是风云人物,让他名声大噪的就是当年一场大戏,他演了恋爱的犀牛里那个爱到疯狂的马路。

朱正廷看过了很多马路,所以当时他坐在观众席看蔡徐坤慢慢悠悠的从后台走了出来,就不由地皱起了眉毛。


这个马路也未免太过于精致了。


朱正廷带着几分怀疑的心情看了下去,那个太过于精致的‘马路’顶着一头如同泰迪一样的卷发,站在了舞台的中央,抬起头虚虚的往观众席一望,像是看见了他,又像是没有。


“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一眼望去满街都是美女,高楼和街道也变幻了通常的形状,像在电影里……你就站在楼梯的拐角,带着某种清香的味道,有点湿乎乎的,奇怪的气息。擦身而过的时候,才知道你在哭。事情就在那时候发生了。”



事情就在那时候发生了。

怎么形容朱正廷那一瞬间的感觉呢,他坐在观众席,仰着头看着舞台中央的那个人,学校剧场拙劣的布局,带着杂音的音响,有点歪歪扭扭的灯光,他都不在意了,刺啦刺啦有点嘈杂的话筒声一阵阵地到达他的太阳穴,刺痛着他鼓膜。



直到他看见他的眼睛。

像是沉淀着星辰那样明亮。



朱正廷捂着自己的胸口,感觉自己像是中枪了,对方眼神像是一颗沉落的星星,跌在他的身上,砸的他心惊肉跳坐立难安。



表演后的朱正廷按捺不住的跟着去了后台,他本来按着自己激动不已的心绪,觉得自己一定要拉着对方的手把自己对他欣赏赞扬都一吐而净,而当朱正廷拖他朋友的福终于踏进后台时,看见就是蔡徐坤被一群妹子围在中间抱着一大堆花,脸红红的但举止却又是挡不住的开心,可爱而又骄傲的样子。


每个女孩都抱着一束一束的花,声音软软的,娇声娇气的在蔡徐坤的身边说着什么,蔡徐坤心情很好的样子,认真的接过每一束花,笑盈盈地点着头说着谢谢。



朱正廷看着两手空空的自己,退了一步,也不敢向前,就站在门边看着他。


等到蔡徐坤身边的那群女孩终于依依不舍被几个工作人员请离了后台,蔡徐坤怀里的花束几乎快把他淹没,他后退了几步,把那一怀的鲜花都放在了梳妆台上,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一抬头,发现门口还站着一个十分好看的男生,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同学?你有什么事吗?”蔡徐坤歪了歪头,看着他。


朱正廷第一反应往自己身后看了看,又转过头指了指自己,仿佛没反应过来蔡徐坤是在叫自己。


蔡徐坤被这个男生逗笑了,带着笑意的点了点头。


朱正廷这一下反而手足无措了,他红着一张脸,有点羞怯的看着自己对面的人,最后他想起自己胸前还别着一朵他表妹打趣给他的栀子花,也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他取下了那朵花,摊开手心伸在了蔡徐坤的面前,“马路,送给你。”


蔡徐坤愣了一下,他收过很多花,却第一次收到一朵娇嫩的纯白的栀子花,被一个白净而又温软的男生,放在手心,再递到他的眼前。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玻璃一样的/你是纯洁的天真的水流一样的”



蔡徐坤脑海突然闪过一句歌词,面前这个男生的眼神太过于澄澈,像是包含了很多东西,又像是什么都没有,炙热中带着温情。


朱正廷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把一朵小小的栀子花送给这样一个风云人物实在是有点搞笑,下意识的就想缩回手,连带着语气都尴尬地颤抖了起来,“抱歉抱歉我是刚刚看了你的戏——”


蔡徐坤手疾眼快的抓住了他正欲缩回去的手腕,拿走了那朵看似无比脆弱的栀子花,然后别在自己的左胸口上,“谢谢你,”他顿了一下,“我很喜欢。”

他看朱正廷的眼神盛满了星星,比天上所有的星星加起来还要明亮。





3.

那十分钟对朱正廷来讲几乎就是永恒了。

是他珍藏在心底的一块小小宝石,放在柔软的天鹅绒宝盒里,别人不问他也不说。



但他没想到他能在这里看见蔡徐坤。



他毕业那年也私下打听过蔡徐坤去了哪里,表演系的漂亮学妹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最后说好像是去个某个剧团,却也想了半天想不起来是哪一个剧团了。


朱正廷点了点头,心里也觉得遗憾,觉得这两人的缘分估计就到此为止了。


所以他没想到他会在这里看见蔡徐坤,一个不够宽敞的,昏暗的,喧杂的小剧院,他僵直着坐直了身体,看着不远处舞台上的蔡徐坤。



这出戏里他是一位花花公子,和大学里那个马路是个截然不同的角色,他扬着一张涂着浓墨重彩的脸颊,带着几丝轻佻而又乖张的笑容,站在舞台中央。


看他的脸就会让人想起唐璜,他就站在追光灯下,冲着台下的女性笑一笑,勾一勾手指,就会有无数女孩尖叫着扑上去,可他眼神却不像是花花公子一样含着浅薄虚假的情谊,而是闪着一直不知名,真挚而又明亮的光,像是星辰。


朱正廷不自觉地捂住了心口,觉得自己又一次被他蛊惑了。




表演结束后他央求了半天他的表妹带他进了后台,他表妹的表情也是十分揶揄,一脸看好戏的样子,想看看他这个高岭之花表哥是看上了哪个小演员,值得他放下架子跑来后台。


朱正廷走进凌乱不堪的后台时,蔡徐坤还没有卸妆,他穿着繁复却有点不合身的戏服,一口一口吃着外卖,又像是怕把油弄到衣服上,手臂伸的很长,姿势看起来十分别扭。

朱正廷只是多看了几眼,觉得自己心里湿漉漉的像是噙满了泪水。



表妹的闺蜜妆卸了一半,跑过来和她说了几句话,又跑回去继续卸妆了,走之前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自便,表妹跟着她闺蜜坐在她身边嘻嘻哈哈的聊着什么,朱正廷倚在门框边,局促不安的往内瞧着,实在没了平时的模样。


蔡徐坤吃了几口饭,可能戏服实在是太难受限制了他的活动,也可能是剧组的配餐不合他的胃口,他叹了口气,放下了盒饭。


朱正廷几乎就要落泪了。



他印象中的蔡徐坤,还是那个穿着白衬衫站在后台,像是一颗骄傲笔直的小白杨一样,天之骄子的闪耀着光辉。

如今他穿着粗制滥造的戏服,挤在熙熙攘攘的后台,皱着眉头吃完一餐不合心意的饭,眉间都是揉不开的怀才不遇。


蔡徐坤拿起身边翻得皱巴巴的剧本,翻了几页,跟着念了几句仿佛是在揣摩场景里的语气。他的睫毛垂下来的光影温柔而又美好,一阵奇异的冲动在朱正廷的心中冒起了泡。



他深吸一口气,向前一步,站在了蔡徐坤的面前,他觉得自己耳朵到脸颊都发着热气,蔡徐坤感觉到有人站在了自己面前,放下台本,虚着眼睛带着询问的意味抬头看着他,朱正廷筹措了半天,才吃吃的开口道:“蔡徐坤你好,我是朱正廷。”


朱正廷觉得尴尬的感觉又来了,人家干吗知道你是谁,你不表达喜欢在这里自我介绍干吗?蔡徐坤反而笑了起来,歪过头看着他,“我记得你,栀子花男孩。”


朱正廷因为这一句话而羞红了脸,对方调侃的语气虽然没有恶意还是让他想起了几年前自己做的蠢事,咬着嘴唇又讲不出一句话来。


蔡徐坤站了起来,后台的灯光是暖色调的,他上妆后的五官也柔和了起来,“我知道你的,舞院的朱正廷,我看过你的毕业汇演,人间仙子朱正廷。”



朱正廷捂住了脸。




4.

毕业之后,遇上的每一个校友都是难能可贵的,回去的路上朱正廷看着微信那个新加的对话栏,还有一点恍惚,怎么说蔡徐坤在他心里也是一个白月光的存在,竟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勾搭上了。


他点开朋友圈,恰好蔡徐坤刚发了一条朋友圈,谴责了一下房租日益高涨和找房子找的烦心。朱正廷下意识的点了个赞,又觉得点赞不妥,取消了赞。


他刷了一会朋友圈,寻思了一会儿,又滑了上去,斟酌着打开了评论,【我家有一个次卧,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没过一会儿就收到了对方的回复,【哈哈哈好的,安排上了。】


感情是把自己的话当玩笑了,朱正廷觉得自己这几分钟的紧张有些浪费,鼓着嘴点开了对方的对话框。


朱正廷:没开玩笑,我家次卧空着呢

蔡徐坤:真的啊?

朱正廷:我本来就想收拾收拾租出去,但是怕找到奇葩租客一直没弄

朱正廷:你要不要来看看考虑一下?

蔡徐坤:哈哈哈你不怕我是奇葩租客啊

朱正廷:怕

朱正廷:怕死了

朱正廷:所以你来不来

蔡徐坤:来来来,我明天上午来找你行吗,地址发我下


朱正廷发了地址后脸红心跳的放下手机,家里前几天才来了阿姨打扫过,每个房间都是干干净净的,他还是不放心绕着房间走了几圈,东一下西一下擦擦桌子,又理理床单,又反应过来自己的模样实在有点草木皆兵,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两句,笃定的扭头就回了自己卧室。


他设好了闹钟,反复看了看消息界面,心一横丢开了手机,把自己埋在了被子当鸵鸟。



他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结果睡得很好,等到被叮叮咚咚的敲门声吵醒的时候,已经距离他们约好的时间过了十分钟。

朱正廷打开手机看着锁屏上的屏幕看了眼时间先是暗骂了一下苹果辣鸡闹钟,同时映入眼帘的无数条微信消息只让他觉得心里的慌乱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麻利地起了床,丢开被子打着赤脚就急匆匆的往屋外面跑。


蔡徐坤站在门外也觉得自己好生尴尬,一层楼的邻居阿姨来来回回打开门打量他已经不止一次了,就怕再来一会儿这阿姨就要叫物业赶人了,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他只能低头按着手机疯狂给朱正廷发消息,奈何每一条消息都宛如石沉大海了无回音。


蔡徐坤寻思着要不要先离开,在纠结了半天之后打算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幸运的是,他手放在门铃上还没按下去,门啪的一下就开了。



迎面站着一个头发乱糟糟穿着睡衣一脸惊慌的朱正廷。



“对对对对不起啊!”朱正廷赶忙把他拉进屋里,“手机闹钟没响,睡过了。”


蔡徐坤瞅着他脸颊半边睡出来红印,觉得这人实在太可爱,完全和他生不了气反而还安慰起了对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没事没事我也才到,你先去穿双鞋吧。”


朱正廷答应了就像个小孩一样蹬蹬噔地跑回乐自己卧室,没一会儿又踏着一双拖鞋跑了出来,可能是因为刚睡醒的缘故,他拉着蔡徐坤讲自己房子讲着讲着终会陷入一个奇异的卡壳,莫名其妙的停顿下来,像是突然忘记在说什么,几秒空白后又惊醒一般接着说了下去。


蔡徐坤觉得这个校友和他在舞台见到人实在是不太一样,真正接触下来,比起那个在舞台上疏离淡漠的仙子,多了点烟火气息。



朱正廷在他前面说着房子的什么,又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哎哎坤坤我带你去看看我家的厨房吧——”


他急着后退了两步,蔡徐坤没料到对方突然的行动还没来记得反应,就被对方撞了个满怀,他俩身高差不多,朱正廷倒在他怀里,后脑勺不小心就撞上了他的鼻梁。


“哎哟。”蔡徐坤没忍住叫了一声,朱正廷就将就着在他怀抱里转了一个身,有些担心和自责的抬手捏了捏蔡徐坤的鼻子,“没事吧?”




这距离也太近了。

蔡徐坤心里痒痒的,一下忘了怎么接下去。




朱正廷看他没啥反应,赶忙拉着蔡徐坤在客厅坐下,仔细端详了蔡徐坤的鼻子发现确实没啥异常,红都没有红一下,却还是放不下心,一下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我去冰箱里给你找点冰块。”


还没等蔡徐坤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朱正廷就像只兔子一样一溜烟的跑去了厨房。没一会儿朱正廷就又跑了出来,手里拿着的却不是冰块,而是两盒牛奶。


朱正廷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开了口,“对不起啊我家好像没有冻冰块,但这牛奶挺冰的你要不试试,你的脸可别肿了,可是要上台的脸。”


蔡徐坤觉得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实在可爱,含着笑接过他手里的牛奶,想起什么似的又摇了摇头,带着笑意说,“没关系,没几个人来看我的剧的。”


忙着找卫生纸擦自己手上水珠的朱正廷闻言停止了自己动作,怔怔地转过身看着蔡徐坤,蔡徐坤一副轻松自得的样子,把吸管插进了牛奶盒里,美滋滋的喝了起来。




“不会的。”朱正廷很小声地反驳到。


“嗯?”蔡徐坤没有听清,下意识的反问到。


“不会的!”朱正廷大声了一点,他抓着蔡徐坤的手,眼睛亮晶晶的,“你会火的,你眼里有光。”

“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一眼望去满街都是美女,高楼和街道也变幻了通常的形状,像在电影里——”朱正廷凭着记忆念起了恋爱的犀牛里台词,他的声音温软带着几丝奶气,不像是马路,却带着一种执拗,而朱正廷没过几句就忘记了台词,停顿在原地努力回想着后面的言语。


“——你就站在楼梯的拐角,带着某种清香的味道,有点湿乎乎的,奇怪的气息。擦身而过的时候,才知道你在哭。事情就在那时候发生了。”蔡徐坤接了下去,他带着虔诚,带着固执,带着柔软先是几年前那样,慢慢的念着。


朱正廷眨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听着他说话,抓着蔡徐坤的手始终没有放开,他的眼睛随着蔡徐坤的一字一句越来越亮,满眼都是对面前人的痴迷。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


“你就是马路。”朱正廷捏了捏蔡徐坤的手,像是在为他加油打气,“你目光里有星辰。”

“你就是马路。”朱正廷又重复了一遍,坚定地。



蔡徐坤恍惚地看着面前的这个人,他点了点头。


那你会是明明吗。

蔡徐坤胡乱的想,但又否定了这个想法,朱正廷不会是明明,纵使他和明明一样可爱。


但朱正廷是能看见马路的。




5.

蔡徐坤和朱正廷成为了室友之后,随着他俩关系的突飞猛进,朱正廷几乎成为了那个小剧院的固定客源,只要他有空,蔡徐坤就能看见朱正廷在台下仰着头看着他,双眼带着止不住的欢喜。


他俩这层窗户纸谁也没有戳破,两个人各自心怀鬼胎在同一屋檐下相互试探着,语焉不详的眉来眼去,蔡徐坤偶尔也去接朱正廷下课,带他去剧院,次数多了,两边的同事看他俩的眼神都有了意味不明的暧昧情绪在,而这两人一边半推半就的解释,却都是含含糊糊欲言又止,搞的同事们更加笃定,开的玩笑也跟着愈演愈烈,这两人最后干脆也不解释,似乎是在享受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目光。




那天的蔡徐坤格外的沉默。

蔡徐坤不算话多的人,但和相熟的人在一起也是可以谈天说地,但他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带着一点惴惴不安,当第五次朱正廷抛出一个问题对方愣愣地没有任何回音,他终于没忍住拽住了盯着空气中某粒灰尘出神的蔡徐坤,语气严肃,“你有事瞒着我。”


“啊,啊?”蔡徐坤回了神,接连摆了摆手否认。


朱正廷眼神里全是不相信,扬着小脸就凑到了蔡徐坤的面前,“绝对有事。”言之凿凿。


蔡徐坤这下想的不是之前的事了,眼下全是朱正廷鼓着嘴瞪着眼睛打量他的模样,像是一只奶乎乎的小猫,淋了水之后又气又急,亮出了自己软软的爪子。


“你说呀?”朱正廷见他没反应更加着急了,恨不得上手直接给蔡徐坤两爪子,又突然是想到了什么,眼睛转了转,语气也明显低落了下来,“你是不是……有女朋友啦?”


“啊?啊?”蔡徐坤反应过来赶紧否认,心也想着这事估计瞒不住了,开口带着一点犹豫和欢喜,“之前我老师给我介绍了一个剧团,就是XX团,最近在面恋爱的犀牛的男主,老师把我推过去了——”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来,就被朱正廷抱住了,热乎乎的暖流像是一阵风把他围绕住,蔡徐坤感受到对方薄衫下温热肌肤,感受到对方的心跳一下一下有力而又激烈,感受到对方搂住了自己腰,感受到对方把头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不用转身都能闻到朱正廷身上和自己一样沐浴露香味。


短暂的几秒钟后蔡徐坤就被放开了,朱正廷满脸通红似乎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手脚都紧张的有些发抖,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没想出什么,蔡徐坤一个向前搂紧了他,把朱正廷揉进了自己怀里,两人的呼吸交互在一起,在沉寂的夜里格外清晰。



蔡徐坤低头亲了亲朱正廷。

他轻轻的啄了啄朱正廷的嘴唇,没有章法的、细碎的。他微微地拉开了距离,看见了朱正廷亮晶晶的眸子,像是有星辰在闪烁。



蔡徐坤又一次的亲了下去,这一次不再是浅尝即止,他灵巧的撬开了对方的嘴唇,舔过对方的牙齿,彼此的唇舌交缠撕咬在一起,每一个接触到的地方都像是通了电流,传遍了两个人身体里的每一个毛细血管。你来我往中的麻痒和疼痛也完全不足以让两人停下来,像是两头小兽,在黑夜里汲取与掠夺着对方的温暖。



蔡徐坤想,如果他眼里有星辰,那朱正廷就是那一颗星。




6.

蔡徐坤去试戏那天,朱正廷正好在学校里有一场表演,在场来了几个业内有名的专业人士,导师也十分看重,朱正廷自然也不可能逃开这样一场表演去看蔡徐坤的试戏,虽然有些遗憾,但这两人也都互相体谅,试戏来了好几个演员,要慢一些,朱正廷便发消息给蔡徐坤说自己结束了便来接他。


没想到的是,朱正廷刚刚下了舞台,就看见蔡徐坤站在后台,惴惴不安的来回跺着脚,朝着舞台的方向张望着。


蔡徐坤看见朱正廷从舞台下来了,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不管朱正廷还穿着跳舞的服装,满脸的汗水,冲上去就抱住了他。


“我通过了。”他的声线带着一丝颤抖。


朱正廷几乎就要尖叫着跳了起来,身边的同事朋友又都投来了好奇和揶揄的目光,弄得他憋着一口气,只能用力反搂住蔡徐坤,“你就是马路,我说的对不对?”




蔡徐坤回想起自己站在空荡荡舞台上,面对十几位沉着脸色的各路导演名家们,在那一个瞬间,他觉得自己做不到。


这个剧本太过于有名,自己虽然表演过,但学校汇演和真正的剧团表演还是有着本质的差别,他甚至怀疑起自己的优秀——倘若自己能有半分别人说得好,怎么会这么些年还默默无闻?


蔡徐坤不自觉的退了半步,看见总导演玩味的眼神时,他的心虚又加了半分。


“你就是马路。”

“你目光里有星辰。”


朱正廷的声音突然在他脑海里响起了。


他的那颗星。



“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一眼望去满街都是美女,

高楼和街道也变换了通常的形状,像在电影里

你就站在楼梯的拐角,带着某种清香的味道,有点湿乎乎的”


像是触发了什么开关,蔡徐坤声音喑哑着开了口,像是在说着自己心底暗藏的低语。


“……你是不同的,唯一的,柔软的,干净的,天空一样的,我的明明

我怎么样才能让你明白?

你如同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

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蔡徐坤像是沉浸在这个角色,耐着痛把自己的心一点一点挖出来,剖露着自己心意。


“……明明,告诉我该怎么办?你是聪明的,灵巧的,伶牙俐齿的,愚不可及的

我心爱的,我的明明”



……我的正廷。





后面发生什么他都记不清了,时间似乎按下了快进键,而此时他搂着朱正廷,胸口塞满了千言万语想要说给他听,却不知道从哪一句开始,只能抱着朱正廷一言不发的颤抖着。


朱正廷安抚般的拍了拍蔡徐坤的后背,过了好一会儿,蔡徐坤才拉开他俩的距离。


朱正廷顺手从自己桌上拿起一小束栀子花,有几朵还没完全绽开,小小缩成了楚楚可怜的花骨朵,他揉了揉自己鼻子,有点不好意思,“今天还是没来得及买花。”


蔡徐坤接过它,笑弯了一双眼,后台的灯光倒映在他的眼里,亮晶晶的,他像是第一次见面那样慎重其事的回答到,“我很喜欢。”




7.

没有人不喜欢花,而蔡徐坤最爱的是一颗星星。

他目光里所沉淀的那一颗。


于是他俩都成为了最闪亮的星星。



End.


下一棒我的甜九甜九甜九 @Juicy九寻 

评论 ( 67 )
热度 ( 2274 )

© 花时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