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撕我,没结果。

【乾坤正道】大梦

大梦


蔡徐坤X朱正廷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

我高估了自己,其实我并不会写武侠,写着玩的。

谢谢大家


 花时花开土味搞呕文汇总


大梦



大风卷来,如如不动。



零.

闻言魔教教主蔡徐坤在武林大会遭人暗算中了剧毒,命在旦夕,只华山派拥有稀世解药一颗,可华山派这等名门正派一向不屑于与魔教为伍。江湖人都猜测,天妒英才,蔡徐坤怕是保不住了。



一.

供台烧着香,牌位前跪着一个人,那个人腰杆挺得笔直,目不斜视的,紧紧盯着自己面前的祖训,也不知跪了几炷香了,动也没动一下。


门外路过的师弟师妹都在窃窃私语,跪着受罚这人华山派上下没有谁不认识,正是大师兄朱正廷。朱正廷作为小辈里的兄长,平日里是最听话最讨师父喜欢的一个,可今日不知是怎么,就被师父罚跪在牌位前,好几炷香了也不见起来。


刚刚练完剑的黄明昊闻讯急匆匆从后院赶来,三言两语赶走了在门口看热闹的师弟师妹们,大步走向了自己师兄,走近看才觉得不妙,朱正廷脸色极差,下垂的手有意无意地护着他受伤的腰,几乎摇摇欲坠。


黄明昊伸出手就想把朱正廷拉起来,朱正廷反应也极快,反而使力把黄明昊拉倒了地上,黄明昊跌坐在地上一下气急,“朱正廷,你是不是傻了,为了那什么邪教头子,你可真不怕逐出师门。”


朱正廷拍开了黄明昊的手,又挺直腰杆目不斜视,“师父不会逐我。”他的语气轻飘飘的。


“那你在这跪十天半个月也没用啊,你去给师父认个错不就行了?”


“错我认了。”朱正廷笑笑,“但我只求师父看在这十多年的师徒情谊上,把解药赐给我,只要救活了蔡徐坤,我再在这里跪下十天半个月又如何?”



“那倘若我要你和那小子断了关系呢。”一袭白衣的中年男子突然而至,皱着眉头看见自己的一向听话乖顺的大徒弟。


黄明昊被吓了一跳,立马跪了下来,拽着师父的手就开始求情,“师父你就放了师兄吧,这样跪下去师兄的伤肯定又要犯了,我师兄好歹是华山派的大弟子,而那人不过是一个魔教教主罢了——”


这句话不知是哪里砸住了中年男子的痛处,登时上了火,一掌拍在供台上桌子都不经多了几丝裂痕,开口又是道不尽的痛心疾首,“好一个华山派的大弟子,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剑都留给那小子,朱正廷,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是用剑的,你把剑丢给那人,就是把命丢给了他!”


朱正廷直着腰杆,紧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中年男子看他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出来,恨不得拿剑劈了这徒弟,深吸了几口气,一甩袖,“你可知道,如若没有蔡徐坤,你是天下第一的几率便也更大了些,你这个糊涂东西。”


朱正廷知道已经丢下了太多,他想当天下第一,他也想救蔡徐坤。


他朝着师父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声音带着哽咽:“徒儿不孝,若是只能如此,便请师父赐我解药,此后,”他顿了一下,“……徒儿与蔡徐坤再无瓜葛。”


中年男子闻言紧紧地盯着他,看着他徒弟惨白的脸庞,突然爆发了一阵大笑,边笑边摇着头离开了房间,语气却是道不尽的恨铁不成钢:“糊涂啊。”


糊涂啊。

朱正廷还是没忍住,泪流了满面。




二.

蔡徐坤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他运了运功,发现自己虽然还有虚弱但已无大碍,修养几日便就好了。


蔡徐坤缓缓的从床上起了身,他的脑子还有些混混沌沌,只知道自己中了毒,而后发生了什么便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他揉了揉自己太阳穴,眼睛的余光落在挂在自己床边的一把剑上,愣住了。


这把剑,他认得的。

是朱正廷的剑。


蔡徐坤凭空生了几分寒意,如若朱正廷不在他身边,而剑却丢给了他,那无外乎只有两种可能:一来朱正廷把和他之间的纠葛给斩断了,二来朱正廷死了。


他恍惚之中下了床就要站起来,可他毕竟是昏睡过久的人,力气总有些不济,又加上他被剑一事给分了神,一不留意,歪歪扭扭的就摔了下去。


这一声响终于引起了屋外人的注意,推门而入的人蔡徐坤却有些想不到,竟然是当今小王爷范丞丞。


“坤哥你醒了?”范丞丞几步向前,赶忙把蔡徐坤给扶了起来,又倒了杯水递给了他。


蔡徐坤也觉得嗓子干涩难忍,一口气喝光了那杯茶,才指着那剑,“朱正廷呢?”


范丞丞不敢看他眼睛。


蔡徐坤心道不好,又重复了一遍,“朱正廷呢?”


范丞丞叹了一口,“坤坤哥你可别急,正廷哥为了救你,被华山派长老关了禁闭……”话到这里就停下了。


“还有呢?”蔡徐坤皱着眉头追问到,“他剑在这里,就不会是关禁闭这么简单。”


范丞丞咬了咬牙,豁出去了一般,“华山那边,要逼他娶凌云峰二小姐,与你生生世世不相见。”


蔡徐坤瞪大了眼,身边突的生出无数杀意。


“他还说,他为你求得解药救你性命,不过是惜才,不想世间少一个数一数二的好手,这把剑丢给你,是因为他不爱用了,他会寻其他的,这些事,他做的问心无愧,让你好好养伤,别做其他打算。”


蔡徐坤惨然的苦笑了几声,“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范丞丞一时无言。


他定定摸了摸那把剑,朱正廷走的干干净净,什么都没留给他,除了这把剑,一看见这把剑,就想起初见那日,朱正廷抱着剑靠着树打盹。

管他呢。蔡徐坤拿起了剑。


他的剑就在自己手里。




半个时辰后的蔡徐坤已经收拾好自己包裹,带着两把剑——一把他的,一把朱正廷的,就要离开。


范丞丞急急的拦住他,“哥哥你这是干什么去啊?”


蔡徐坤看着远方,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上华山。”


范丞丞拉住了他,“坤哥,你可知道华山全派上下多少人,朱正廷也不是你想夺就能夺的,而且——”


“小王爷,您难道不是为了上华山才在这里等着我的吗?”蔡徐坤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


范丞丞顿住了,然后笑了起来,“所以我跟你去。”


蔡徐坤不发一言,沉默着走在了前头。




三.

蔡徐坤闯进华山时,已经是满身的灰尘和血污,但他眼睛却亮的吓人,像是见了血的野兽,面对他跟前数十个白衣弟子提着剑向他砍来,半分犹豫的也没有提着剑就冲了上去。


“别打啦——”不知道是第几次袭击,一个略熟悉的嗓音响了起来。


“别打啦——!!”声音大了些,眼前几个华山弟子急忙停下了手,蔡徐坤一回头,果不其然是黄明昊。


黄明昊皱着眉头望着他,又可能是望着自己身后也是满身血污的范丞丞,叹了一口气,“蔡徐坤,我师兄在后院,我师父也在后院。”


蔡徐坤点了点头,提着剑就往后院走了去。


范丞丞捂着流血不止的手臂,委屈巴巴看了一眼面色不善的黄明昊,灰头土脸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小王爷的模样,黄明昊转了转眼睛,还是没狠下心,转身就往屋里走,走了几步发现范丞丞并未跟过来,没好气的开了口,“你手要是废了,我怕当今皇上拆了我华山派。”


范丞丞立马明白了黄明昊的意思,忙不迭绽开了一个笑容,跟在了他身后。





蔡徐坤要走进后院的时候,朱正廷正在练剑。

而他如今没有剑。


他拿着一根光秃秃的树枝,舞的飒飒作响。


蔡徐坤光听声音心里就明白,朱正廷心里不痛快。


他要冲进去的时候,却一白衣中年男子给拦了下来,蔡徐坤心下明白,这边是朱正廷的师父。

蔡徐坤拱手作了个揖。


中年男子挥一挥手,“我是经不起教主大人的行礼,还望您请回吧,别让我那徒儿毁了你的远大前程。”


蔡徐坤目光定定,“没了他,又何来前程。”


“都是黄口小儿的傻话。”中年男子没忍住叹了一口气,“教主大人还是请回吧,这天下,可不会容下你和我徒儿。”


蔡徐坤冷笑一声,拔出剑就抵在了说这话的人的脖颈之上,“天下要是不容,我便毁了这天下,再创一个又何妨。”*


那人虽剑在脖颈上,却依然镇定自得,还没来得及说出话,突然就听见一声,“师父——”


来不及了。

中年男子又叹了口气。


“蔡徐坤!”朱正廷声音突的提了高,“你来这里做什么?”


蔡徐坤放下了剑,看着面前的朱正廷。


四目相对。



蔡徐坤深深地看着他,“还剑。”


朱正廷垂下眼眸,接过了剑,“你不要,丢了它便是,何必跑到这里大动干戈——”


哪成想蔡徐坤并没有松下自己拿着剑的手,一个使力,直接把朱正廷拉近了身边,“剑给你, 你跟不跟我走?”


这句话蔡徐坤曾经说过,那个时候他俩喝醉了酒,蔡徐坤把剑丢给朱正廷,没皮没脸笑嘻嘻的问他。

朱正廷那个时候醉的直傻笑,抱着剑就扑进了蔡徐坤的怀里。



而今朱正廷抓着那把剑,只觉得蔡徐坤落在自己耳边的呼吸烫的惊人。



江湖儿女,最忌讳的莫过于情之一字。

悟透因果又能怎样,转眼又被打入轮回。

情是过不去的劫。



长剑不过三尺,斩不尽相思,但若大风卷来,还不如一同坠入江湖。

如如不动。



“行。”

朱正廷笑了。




End


*1.倚天屠龙记

*2.这句不是原创,但我用百种姿势搜了很多,也没找到,希望知道的妹子提醒一下我


评论 ( 56 )
热度 ( 1610 )

© 花时花开 | Powered by LOFTER